根据防灾减灾阶段性进程,在关键节点主动设置议题,引导公众关注点投向积极、良性角度;根据公众特别是灾民心理阶段性特点,划定敏感题材领域,尽量做到疏导而不说教,抚慰而不触痛……这也是防灾减灾报道应有的态度。

第二是速度。

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施行。政府信息越来越大的开放度立即在地震报道中被检验。同时也对媒体时效性的拼抢、准确度的把握、新闻点的抓取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防灾减灾报道中,求快、求准是并行不悖的两条底线。快是第一要素,准是命脉所在。速度是合力,考验的是媒体从“大脑”“中枢”到“肢体”的共同反应,是从编辑思路到采编前后端的共同作用。对记者而言,速度考验着在灾情突发下的突破力、在紧急环境下的采访力、在艰难状态下的写作力、在危情压力下的应变力;对编辑而言,速度考验着在庞杂信息中的判断力、在海量信息中的选择力、在敏感题材中的把控力、在共有资源中的策划力、在信源冲击中的逻辑力、在版面整合中的梳理力。

第三是广度。

灾难发生后,受众渴望最快获知最大量信息。防灾减灾新闻的广度,一方面体现于报道内容,不光要有灾难发生于何地、如何发生、受影响程度、最早展开救援的情况、未来进程等内容,还要有灾害对经济生活、社会生态、心理家园、灾备工作的影响等等。另一方面,广度体现于传播方式,对网络、广电等媒体而言,即时发布、滚动播报,渠道之长要充分发挥。对次日面市的报纸而言,则需要突出海量信息中的选择,力求以精准梳理、独到视角,在条块化、逻辑性、准确度、思考力上胜一筹。

第四是深度。

深度集中体现在追问与追踪中。追问的重点是真相和趋势,尤其要注重专业化与科学精神,不人云亦云,也不浅尝辄止。借力学界前沿与业内高端人士,是提升报道专业化水准的最佳途径。汶川地震发生后,《四川日报》记者赴京专访国家减灾委—科技部抗震救灾专家组组长、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史培军,首度就“断裂带地震造成的破坏范围为什么比一般地震更大”“房屋毁损是哪些因素造成的”“短期内发生强余震的可能性大不大”等公众普遍关心的问题给予深入解析,并就灾后重建路径提出独到见解。这篇以整版规模推出的独家深度访谈,迅速被多家主流报网转载。

相较而言,追踪对象更微观和具体。以《四川日报》获得中国新闻奖的报道《全程追踪1650顶帐篷流向》为例,记者用几天时间追踪跟访一批救灾物资的下发与监管,相关部门表示“很受触动”。追踪的一大重点是人。从抗灾少年到救援先锋,从地震宝宝到再婚家庭,两年来持续不断的关注与记录,《四川日报》为许多普通灾区人建立了“人物志”,并以他们的命运拼结出灾区重生的重要轨迹。

怎样实现和保持“温度”

做好有温度的防灾减灾新闻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秉持什么样的理念?以什么样的机制作保证?怎样打好组合拳?

理念决定报道方向和重点,也决定角度和眼光。纵观近年来国内媒体的防灾减灾报道,一个重要动向是对人的命运的高度关注。放置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大背景下来看,这是防灾减灾新闻的价值回归,是执政理念客观推动的结果。秉持以人为本、科学防灾减灾的报道理念,关注灾情,重点是对人的影响;报道抗灾救灾,重点是人的命运;关注重建,重点是民生优先;深刻反思,重点是如何促进人的发展。

以什么样的机制运作防灾减灾报道?随着近年来包括自然灾害在内的应急报道成为常态,很多媒体建立起应急报道机制。《四川日报》结合近两年实践得失,建立了报社编委会领导下的虚拟组织—滚动报道组。报道组的主力是20名“全能记者”,配备电脑、无线上网卡、高清相机等适应全媒体发稿的装备,日常状态下分属经济、时政、社会、文体等各部门,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