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权益保护六问

□周 贺小龙

    从“霸王集团员工冲击每日经济新闻报社”到“《经济观察报》一记者遭通缉”,再到“某著名艺人之徒殴打记者”,近期一系列事件将“新闻记者权益保护”的话题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记者如何保护自身权益,防范法律风险,避免新闻官司?本文结合实例就以下六个问题进行解答。

一问:记者在报道中可能遭遇哪些法律风险?

解答:一是损害商业信誉罪。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商业和商品信誉,给他人权益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2007年某电视台“纸馅包子案”的当事记者就是以“损害商业信誉罪”被判刑。今年7月,《经济观察报》记者遭非法通缉也因涉嫌此罪名。

二是受贿罪。指国家或非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利的行为。“有偿新闻”和“有偿不闻”都是典型的受贿行为,达到一定的金额和情节,有可能构成此罪名。

三是侮辱、诽谤、名誉侵权。指故意捏造事实、公然诋毁和损害他人人格和名誉的行为。2009年“著名导演谢晋的夫人状告宋祖德兄弟博客侵权案”便是典型案例。

四是侵犯著作权、肖像权等。

二问:记者权益保护的司法现状如何?

解答:首先,记者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如果记者的人身权受到侵害,则有权要求民事赔偿,侵害人根据造成侵害情况的不同也可能被追究行政或刑事责任。2003年,“北京某小区保安殴打《京华时报》记者获刑1年”一案成为京城首例因打记者被追究刑责的案件。今年“某著名艺人之徒殴打电视台记者”被拘留亦是如此。

第二,1998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明确指出,新闻单位对生产者、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内容基本属实且无侮辱内容的,不应被认定为名誉侵权。之所以用“基本属实”而非“完全属实”,体现出《解答》充分考虑到记者不是法官、新闻具有时效性,若要求其完全按法院认定案件的标准(3-6个月时间)对待每篇报道,媒体的价值也就丧失殆尽。所以,尽管与事实本真尚有偏差,但只要主要事实属实,不存在诋毁民事主体的故意,就不应被认定为名誉侵权。

第三,新闻出版总署于2007年和2008年先后发布《关于保障新闻采编人员合法采访权利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做好新闻采访活动保障工作的通知》,均明确规定新闻机构对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事件依法享有知情权、采访权、发表权、批评权、监督权,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干扰、阻挠其合法的采访活动。但是,由于相关文件效力层级有限、没有对侵犯采访权的行为主体规定具体罚则,导致这些文件的约束力不强,执行效果欠佳,这就需要记者在日常采访中加强自我保护。

第四,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下发《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明确指出人民法院应主动接受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对新闻媒体旁听庭审等正常采访活动应根据具体情况提供便利,并可以提供裁判文书复印件、庭审笔录、庭审录音录像、规范性文件、指导意见等材料。

三问:如何在采访中规避风险?

解答:一是坚决杜绝有偿新闻、有偿不闻。无论是主动索要、被动甚至被迫接受礼金或礼品,还是被报销差旅费,都属于“有偿”的具体表现形式。轻者会被取消从业资格,重者则构成受贿犯罪。

二是在采访中要始终保持证据意识。其一,证据分为3类:视听资料和电子证据,如录音、录像、图片、手机短信与彩信、电子邮件等;书面证据,如带有签章或签名的文件或采访笔录、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法院的庭审笔录等;证人证言,如采访现场的旁听者等。有些记者认为,法院有责任替当事人搜集证据,但就目前情况看,除非有特殊因素,否则法院一般不会主动调取证据,只能靠记者自己取证。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