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看英国

—读《看不透的英国—新华社驻伦敦记者眼中的不列颠》

□甄文

“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犹未了 何妨以不了了之”。

成熟负责任的记者似乎天生就不会对任何事消极应对,不会对耳闻目睹的新鲜事“不了了之”。

读了新星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新华社记者马建国《看不透的英国》一书,我突然对依稀记着的上面这幅充满了禅机的对联有了另外的感悟,也对记者的职业有了新的理解。

英国是什么样的国家?英国人是什么样的人?当今世界中,英国占位如何?

英国是大本钟、泰晤士河?是莎士比亚、《雾都孤儿》、日不落帝国?英国人是从黑色出租车里钻出来的戴礼帽的绅士、列车上的安静读书客、亦或放纵的酒徒?

……

2005年到2008年,作为新华社常驻英国记者四年有余,英国人和英国的概念在这位中国记者的脑海里似乎又开始有了新的印象:平日彬彬有礼、沉默寡言,在正式场合又滔滔不绝,有条有理;在国际经济和政治舞台上审时度势、认准自己利益不放过任何机会。英国虽说是联合王国,各个民族都把自己称为“国家”,又似乎各有各的打算。昔日辉煌不再,后帝国时代的“不列颠”正在衰落,甚至像有些英国专家说的那样,可能行将分崩离析……

曾孕育了世界文学史上旷世奇才的大文豪莎士比亚,为世人制订了高尔夫、网球、现代足球等游戏规则,制订了便于世界人民舟楫、贸易、旅行之便的格林尼治标准时间的国度的今天、昨天、明天又都是怎么回事?

透过看似平常的新闻,作者似乎给我们呈现了英国社会的一幅全景图—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这是一个非常“个人的视角”。可贵的是,他让我们看到了记者的思考。

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在给这本书的序言中说:“他(作者)挑战‘世事纷繁,法无定法’的禅语,不顺从‘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的世故,有志登高望远,意在古为今用,对大事小事,正事闲事均独立思考,冷静分析。他的感悟对各行各业的读者都可能有所启迪。”

透过原本天南海北、百年相隔的事件、新闻,读者似乎史海拾贝串珠。

伦敦街头的雕塑、希斯罗机场第五航站楼开张不利的消息、远在美国听来“很英国”的地名……所有这些都被记者拉进了描述大不列颠历史、现状的切入口。

天下纷繁事,看我冷静心。一个记者试图用320页的文字把自己的耳闻目睹所思所想、外加他四年时间拍摄的照片集纳起来,呈现出英国这样一个曾经盛极一时的“日不落帝国”的全景画卷,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前中国驻英国大使马振岗先生说,“马建国通过自己的耳闻目睹、观察思考写成的这本书应该是中国读者了解英国的一个不错路径。踏着这条幽幽小径,读者似乎可以在伦敦街头的雕塑前感受英国将军们当年叱咤风云的骄傲;凭栏皇家游艇,体味大英帝国昔日的风光无限;在并购新闻中体味英国经济在全球化风潮中的无奈。”

对自己这本书,作为新华社记者曾驻英国四年的马建国说“这本书可以说是我作为一名中国记者对英国印象和联想的记录”。目的是抛砖引玉—因为我们确实需要了解英国这个曾几何时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国度,特别是在中国阔步走向世界之时……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