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人才竞争比较优势明显增强,竞争力不断提升。人才规模效益显著提高。在装备制造、信息、生物技术、新材料、航空航天、海洋、金融财会、生态环境保护、新能源、农业科技、宣传思想文化等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建成一批人才高地。

—摘自《规划》“战略目标”部分

中国记者:《规划》列举了包括宣传思想文化在内的一系列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提出在这些领域要“建成一批人才高地”。从目前的实际状况看,我国新闻传媒领域的人才竞争力如何?要实现建成新闻传媒领域的人才高地,哪些方面的人才比较匮乏和急需?

赵曙光:我国新闻传媒领域的人才数量和质量都有明显提高,但是距离国家发展和新闻传媒事业进步的需要还有很大的距离。突出的表现在三个方面:一、理想主义的新闻传媒人才较为匮乏,实际上无论在传统媒体的精英,还是在新媒体的创业者,很多人都是具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在实现梦想的驱动下获得成功;二是对于技术、商业具有深刻理解的新闻传媒人才较为匮乏,我个人认为,未来缺乏技术创新竞争力的媒体很难适应需求,缺乏商业运营能力的媒体很难可持续发展,而这两个方面的训练往往为新闻传媒人才培养所忽视。简单套用传媒媒体的思路来面对新媒体环境下的发展,是死路一条。这也是为什么从全世界的范围看,传统媒体做新媒体基本上没有特别成功的,新媒体的关键创新也基本上都不来自传统媒体的重要原因;三是能够将国际视野和本土情怀有机融合的人才较为匮乏。这里的国际视野并非简单指语言沟通,更重要的是对国际发展、世界精神和人类终极关怀,本土情怀也不是指狭隘的国家和民族主义,而是指对于国情的深刻理解和中国道路的洞察力。

胡智锋:应当看到,近年来,我们的新闻传媒人才的来源渠道日益丰富,但从国际竞争力来看还远远不足,能够产生国际影响的传媒人才相当稀缺,集中体现在三种能力的不足,即语言传播能力、专业技术能力和文化交流能力。在语言传播能力方面,能够熟练地运用外国语言自如地进行新闻报道的人才远远不够,这从各大媒体选拨驻外记者方面就可以见出;专业技术能力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不断的总结,方能达到一定的程度,做到优秀和出色显然不易;文化交流能力则指的是综合的观察、发现和交流的能力,尤其是跨文化的,面对不同的价值观、宗教信仰和复杂的局面时,善于交流和沟通的能力。能够将这三着结合起来的人才相当稀缺,这种人才仅仅依靠简单的国内选拨和封闭的驻外锻炼还远远不够。我们迫切需要既有良好的国内新闻传播教育背景、较好的国内新闻传媒从业经验,同时具有国外媒体的工作经验和生活经验,能够从容自如地在复杂的媒介环境中展开工作,打开局面的新闻传媒人才,这是目前最为匮乏的。

彭树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新闻传媒领域的人才竞争力不断增强,但放眼世界,与西方主流媒体相比,我国新闻传媒领域的人才在外语能力、新闻职业素养、专业背景等方面,还有很大差距。当前,特别缺乏外语水平好、新闻职业素养高、具备较强专业背景、兼具“中国视角和全球视野”的新闻传媒专业性人才。此外,还缺乏了解和掌握现代媒体传播规律,具有较强开拓意识和创新意识的领导型人才,以及熟悉现代媒体产业运作规律,具有较强国际传媒品牌营销能力的经营类人才。

陈小川:新闻传媒对“海归”人才的需要主要是新媒体,现在吸引他们回来生存的条件还不是太好,只能吸引一些更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回来。国内学术环境还需要改造和净化,抢着署名、抢着造假,衙门气太重,都不利于吸引人才。对人才的吸引力,关键还是取决于媒体自身,取决于办什么样的媒体,有什么样的大树就吸引什么样的凤凰,我们需要更好的媒体人才环境。同时,我国目前新闻学院过多,新闻系过滥,能教书的好老师不多,记者多、媒体多、好新闻不多。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