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负面新闻的正面效应

□易嘉

    一般来说,社会矛盾的凸显期,也是媒体上负面新闻的“爆发期”。近年来,各级政府、领导十分重视信息的透明与公开,以彰显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从而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建设,这也给媒体提供了宽松的报道空间。

    有论述道,负面新闻即“坏消息”,乃是相对于“好消息”而言。这虽算不得学术化的定义,却也能帮助认识何为负面新闻。新闻的一大功能是释放信息,因此又有人论述:“负面新闻信息是指具有新闻价值的消极的事实所释放的信息”。

其实怎样界定负面新闻对媒体来说,更多是实践层面的问题。坚持正面报道为主,是我们党对新闻宣传的基本方针和要求。这是因为,正面报道比较容易鼓舞人、激励人,能营造积极向上的舆论氛围,在人民中达到团结、鼓励、稳定的积极作用。从新闻实践看,正面的新闻题材如果报道手段即采访、编辑等方式不好,亦未见得能产生好的正面效应;反过来许多负面报道,如果媒体所持的立场正确,即站在承担社会责任的立场上,也可以通过合适的新闻操作手段获得正面效应。

负面新闻的面很广,平常所说的舆论监督新闻,因大量新闻事实是“负面”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可包含在内。

负面新闻比较那些平庸的、无法撼动人们心灵的正面报道,一定更能引起读者的关注,用行业内的话说,更能吸引人们的眼球。从读者角度分析,这里有个“阅读心理”问题,而“阅读心理”的成因,又源于政治、社会、文化等诸多心态。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但是,难道因为负面新闻更吸引读者眼球,就应该成为媒体孜孜以求的新闻追求吗?应该被媒体有闻必录吗?应该不顾客观传播效果大肆渲染吗?显然不行!这需要媒体人从恪守社会责任的高度严格自律。因此,一方面,负面新闻是新闻实践中回避不了的新闻品种,很大程度上可以提高关注度。另一方面,不加控制,不加选择地过度刊登负面新闻,会对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乃至人们的道德规范带来负面影响,这实在是需要媒体人谨慎对待的。

关于负面新闻的影响。翻阅一些相关论述,有多种归纳,不妨引用如下:

关于负面新闻的信息传播与政治影响:有文章认为,可能使受众产生政治心理障碍,其包括引起政治盲动,引发政治恐慌、引起政治消极;影响政治共识(动摇政治信仰,改变政治价值取向,模糊政治认识);影响政治关系,影响政治局面。

关于负面新闻的负面功能,有论述归纳为破坏功能、腐蚀功能、煽情功能(暴力煽情,色情煽情,隐私煽情)。

关于负面新闻对政治的能动作用,有论述认为,其有明显的政治导向功能,认为可以促进改革的调整和法令的完善,产生整合力量完成既定目标。据此,还认为,具有显著负面特征的舆论监督新闻,由于它的传播广泛性、及时性和公开性,尚有渲泄情绪、缓解矛盾、促进工作的功能。此外,关于负面新闻的积极功能,有论述还认为,具有逆向激励功能,认识功能,平衡功能。

所引上述多种论述,源于不同的角度,自有其概念内涵。我个人认为,与负面新闻的负面效应明显一样,负面新闻所蕴含的某些积极作用、积极功能也不应一概否定,这是负面新闻能够存在的根本原因。只不过,负面新闻的正面效应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

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即在于它因揭露丑恶和缺点所彰显的警示功能和监督功能。前面引述的那些种类的负面新闻,对心智健全的读者来说,大凡可以从中读出警示,读出教训,从而思考兴利除弊的方法,所谓振聋发聩。当然负面新闻如果呈现不好,特别是媒体在报道时采取的立场不正确,其消极作用又是毋庸置疑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