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形势下,为了改善我国在国际传播格局中的地位,提升对外传播实力,我们迫切需要精通西方新闻传播规律,了解西方人思维习惯和话语习惯,熟悉西方媒体运作机制和报道规范;同时,又能深入了解中国国情的对外新闻从业人员。这些人员,将以西方习惯的方式传播我们的声音。这是经济全球化和跨文化传播的要求,这种要求给我们新闻人才的创新培养带来巨大压力。

3.学科本身必须随时代变化与时俱进。

中国社会正处于急剧转型中,社会新阶层正日益成形,民众利益越来越多元化。面对这一全新的传播环境,既有的命令式、领导式舆论引导,其效果越来越差。

面对这一形势,新闻学科要适乎潮流发展,合乎人群需要,就必须做出与时俱进的创新,包括基础理论的再发展和学科设置的科学化。基础理论上,诸如媒介体制、媒体经营、舆论观等方面,都有再发展的必要。而学科设置上,则应密切联系媒介发展,设置适应新媒体、全媒体需要的专业,同时将理论课程和实务课程、专业课程和交叉课程、基础课程和新媒体课程合理搭配。新闻学科已经大大落后于现实的需要,而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媒介环境,又以一日千里的态度迅猛发展,因而,在新闻学科的创新发展上,我们不能满足于原有体系的小修小补,而应该对新闻学科来一个系统的梳理,以期获得“质”上的提升。

基础新闻教育急待走出质量下降的低谷

我国基础新闻教育正面临质量下降的困境。一方面,这些年媒体急剧扩张、发展迅速,带来大量用人缺口,使新闻学专业成为就业热门,吸引大量学子报考。许多大专院校纷纷增设新闻学科。这其中有恢复办学的,也有从零开始创办的。新闻学专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同时,也给这一学科的发展蒙上了浮躁的阴影。另一方面,全国高校扩招政策的实施,也使新闻专业的招生人数急剧膨胀,与此同时,师资力量却没有得到相应增强,无论是教师数量还是质量,都无法跟上学生人数增长的步伐。生师比越来越大,教师疲于奔命,学生无所适从。加上基础理论创新滞后,媒介发展一日千里等主客观因素,基础新闻教育质量正步入一个低谷。为了早日走出低谷,我们必须重视以下问题。

1.合理对待数量和质量的关系问题。

新闻专业院系的数量和质量要力求平衡。高校在增设新闻学专业时,要认真调研,充分论证。社会是否需要?自身是否具备办学条件?是否能办出特色?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不要为了上项目而上项目,盲目扩张的结果不仅浪费社会资源,也会降低新闻学的专业水准。应该多思考如何提高新闻教学的质量,努力使自己的毕业生不仅具备扎实的新闻专业知识,而且具备熟练的业务操作技能。不重视教育质量的教育,是一种自绝后路的行为。

新闻专业学生的数量和质量要统筹兼顾。在读学生数量已经十分庞大,而就业岗位却越来越少,就业标准越来越高,现阶段要考虑的,就是稳定招生规模,不再盲目扩大招生数量;同时充实师资队伍,完善办学条件,稳步提高教学质量。这不仅是出于维护专业和行业标准的需要,也是对学生负责任,对教育事业负责任的表现。盲目扩招的恶果,就是培养出大量无法适应社会需求的“毕业生”。从社会角度来看,有限的教育资源没有用得其所;从个人角度来讲,学生的青春年华无法得到合适的展示。

2.正确处理新课程和基础课程的关系。

媒介融合形势迅猛,为了适应多媒体、全媒体的发展需要。新闻院系纷纷上马新媒体课程。新媒体课程一般比较重视新技术的训练和使用,比如网络新闻采编等课程,就包括网页制作、编程等内容。这对于增强学生运用新技术的能力,提高就业竞争力,作用明显。随着新闻接收终端的日益小型化、移动化,这种新媒体、全媒体课程的重要性,会越来越显著,新闻学教育必须对其足够重视。但不能将此作为忽视新闻学基础课程的借口。

新闻学科能够建立并持续发展起来,说明新闻传播有其存在的基本规律。这些规律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更新,但不会消亡。新闻基础课程的目的,就是要构建本专业与其他专业相区别的标准,使本专业的学生掌握这些规律。让人忧虑的一个现象是,当前新闻基础课程和训练,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基础课程课时少、师资力量薄弱,基本的采写编评训练机会少,训练方式方法落后。新闻院系将大量的资金用于购买昂贵的器材和建造庞大的实验室,投入新闻学基础理论课程教学研究的经费却捉襟见肘。这不利于新闻学科长远发展。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