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教育创新的压力和动力

□童兵 黄奇萃

当前,我国新闻传播产业急剧扩张,媒介融合态势日益凸显。而新闻教育却面临着专业数量盲目膨胀,教学质量严重下滑的困境。面对这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新闻教育亟待创新。20091月,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制定了关于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意见(“千人计划”),2010525日至26日全国人才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一系列人才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既向新闻教育人才培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给提升新闻教育水平带来了良机。

当代新闻教育面临一系列新的要求

1.国内媒介环境对新闻教育人才培养提出新的要求。

进入新世纪以来,媒介集团纷纷酝酿上市,资本化运作方兴未艾,从2009年开始,各类媒体又面临新一轮的转企改制,各大集团纷纷以组建集团公司为目标,媒体进一步被推向市场。从重视市场经营,到实行企业化管理,再到资本化上市,媒介发展理念在持续不断地更新,随之而来的是媒体用人标准和用人制度的深刻变化。原有机械呆板的用人标准变得更加务实、灵活。复合型人才,专家型记者,越来越成为媒体的“宠儿”。

与媒体日新月异的用人要求相比,我国新闻教育的人才观却发展缓慢。新闻院校的新闻教育,无论新闻理论创新还是实务技能培训,都与现实需求存在很大差距。当前高校的新闻学科,大部分都脱胎于中文系所,也有一小部分依托于其他人文学科。这是一种先天优势,可以吸取人文学科的养分;又是一种先天不足,因为人为割断了与非人文学科的交叉可能。新闻报道涉及社会生活各个行业,各个方面,这就导致了新闻教育与社会要求的不对称。随着媒介经营理念日趋转向信息化、服务化、市场化,这种不对称也在日益扩大。据教育部公布的《2009年本专科专业就业状况》显示,2009年新闻传播学各专业的就业率中,新闻学和广播电视新闻学最低,处于C+档(≥75%),传播学最高,处于B+档(≥85%),①

而能够从事专业对口工作的毕业生,比例就更低了。

与医生、律师等行业相比,媒体就业门槛较低,加上高校分配制度的改革,人为设置的行业门槛也不复存在,其他学科的毕业生进入媒体行业变得更加容易,他们拥有其他学科的知识背景,加上一段时间新闻业务的训练,在持续的竞争中,特别是在运用其他专业知识的竞争中,反而比新闻学专业出身的毕业生具有更大的后发优势。

当前,媒介融合发展形势迅猛。媒介融合,是技术力量、行业规律、资本力量和市场需要的深度整合。如果说,中国传媒业前期的集团化更多地依靠了外来行政力量的撮合,那么,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之下,传媒业的发展将越来越依靠技术规律、行业规律、市场规律和资本规律等内生力量。这同时,也将推动媒体用人标准的“技术化”和“市场化”。

前有人才培养的严重滞后,后有行业需求的紧迫追击,在这种“前后夹击”的态势之下,我国新闻教育亟待创新。

2.经济全球化和跨文化传播对新闻人才的要求日趋多元化。

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2010年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3390亿美元,经济总量已经跃升世界第二位,②在世界经济版图上占据主要位置。与此极不对称的是,在世界传播格局中,西强我弱的态势仍然存在。出于维护国家利益、反对话语霸权、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传播新秩序的考量,我们必须获得与国家实力对等的话语权力。

我国在国际传播中的弱势地位和从业人员素质有很大关系。新闻从业人员,无论是在理论素养,还是在实务操作上,都无法同国际接轨。即使是负有对外宣传功能的媒体,也不能很好地从西方人的思维和习惯出发,用西方媒体的语言习惯和报道伦理去作报道,甚至有时展现出一副宣传面孔。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