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现状、存在问题及增强引导力的创新策略

□凌锋

从收集的媒体公开征稿函来看,目前国内开办时评版的报刊不少于300家,至于开办时评或类似于时评的评论专栏的报刊就更加广泛。

当前时评现状与问题

1.过度商业化影响良性发展

公民权利张扬是时评发展的内在动力,时评的市场价值也是其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是不少“时评作者之意不在‘评’而在乎‘酬’”的现象非常严重。高稿费的时评栏目并不十分多见,高者无非千字三四百元,低者千字50元,但是就是这么低的稿费依然吸引了很多时评作者。其中重要因素是几乎成明规则的“一稿多投”,以中等写作水平的作者写作的1500字评论为例,且稿费按照千字一百元计算,在群发几十甚至上百家时评栏目后,即使刊用率10%,也能收入近千元,何况经验丰富且知识储备充足的作者一天不止一篇评论产出,即使新闻热点不是每天都有、创作质量不是每天都有保障,但是一年平均下来,收入相当可观。

商业化产生的另一个不良现象是:不但有作者流水线式地一日“制造”两三篇时评,还有人组织了一套写作时评的“班子”“工作室”,他们每天分工合作,用不同的名字向编辑的邮箱“轮番轰炸”。无怪乎有文章忧虑:“把一项争取政治文明和社会文明的崇高事业当成谋生的手段时,自己能够坚守的时评伦理底线还能够有多深呢?”。

2.质量参差不齐,八股化现象严重

不同媒体、不同时评作者间存在比较激烈的竞争。由于评论题材立足点是“论理说法”,而抽象性的理论、原则、概念相对于丰富的社会现实总是处于少数,具体到媒体上就是,反映具体个案的新闻可以很多,然而由于不少社会问题解决非一日一时之功,这就极容易造成评论观点乏新;同时,由于“标准化作业”有利于提高产出。所以,出现了一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形式上僵化不变的八股化,以及标题、概念上不断变幻的生扯硬造般的“创新”。

就形式上来看,常见的模式有“质疑式、说不式、自我假设(假想敌)式、商榷式、警惕式等等,这种模式化的、形式单调的写作风格已经引起了读者反感;“结论一律”的现象非常常见,大体是“一要靠加强监督,二要靠健全制度,三要靠完善法治。还有就是要人性化,多些人文关怀等”;甚至有的时评作者针对当前时评“八股化”和模式化现象,讽刺地提出了“关于开发‘时评软件’的构想”。

上述现象除了由于时评产量的因素外,相对于整体而言,专业作者缺乏是重要原因。这里的“专业”指的不是专业写作的作者,而是指对与新闻相关的某个领域有深入研究和深刻认识的人士。也就是说,当前时评写作的大众化倾向,虽然有利于言论的百家争鸣,但也带来了作者素质不高的问题,数量上的繁荣难掩盖质量上的虚高。

3.专业判断与大众观点时常冲突

这种现象引发的另一个弊端就是在部分舆论热点中,专业判断与大众观点不一致,在包括“深圳环卫工拾巨款”“杭州飙车案替身传言”以及“幼女卖淫”等诸多新闻事件中,非专业作者通常凭借朴素的道德情感将立场倾向于“弱势群体”,而不顾更为细节化的事实与相关法律规定。当然,社会公众之所以容易有这样的心理预设,是与当前司法、行政领域存在问题有关,但是作为评判是非的时评不是宣泄情绪的出气筒,失去了必要的客观,反而会适得其反。

当然,也不可否认,在评论作者队伍中也不乏文笔生花、观点深刻、态度客观中立的专业人士,但是,一方面这种作者较少,另一方面此类作者也不宜连续使用,以免形成观点单一的局面。

4.主流媒体引导相对乏力

由于宣传要求的差别,加之互联网快速广域的传播特性。在众多热点新闻事件中,重要门户网站评论频道聚合的文章主要是各地都市类媒体,反而传统主流媒体往往在新闻发酵成为全社会热点时,才跟进介入,从某种角度来说失去了部分主动权,甚至在某种情况下,针对不同新闻有可能产生两个舆论场;加之商业化等因素影响,很容易造成消极的舆论漩涡。当然,近几年来,这种局面有很大改观,但是仍然有很多努力的空间。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