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报道:为谁的利益牵引?

□呼涛

《财富》杂志新近出版了一本新书《财经丑闻(Scandals)集萃》,历数曾经刊载过的诸如安然、AIG高管“奖金门”等种种丑闻报道。除报道本身,作者在报道中进行的思考与事件后续追踪随后附上。

《财富》受“麦道夫骗局”启发做出此举,或多或少也是在告诉公众:看,这些轰动性丑闻曝光前或进程中,曾经有“我们”的声音;作为世界知名财经媒体,“我们”没有在重要事件中缺席,有时甚至还起着“引导和预见”的作用。

代表谁的利益去挖掘光鲜的财经事件、金融巨头背后的秘密,在利益纷繁的财经事件中又发出怎样的声音?我不由得想到在汤姆森财经记者培训上经常被提及的两个关键词:“Interest group and human dimension”,也就是利益群体与人文关怀。那么,财经报道究竟是否该为谁的利益所牵引?

机遇之下有隐忧

“对财经记者来说,此时的世界绝对是处于独一无二的历史性时刻。你们,作为财经记者,就有机会成为和平时代的‘战地记者’。”

来自《金融时报》的资深财经记者—马丁老师在汤姆森财经记者培训班开课仪式上,突然把双手从习惯性的抱在脑后挥向空中,一副将军在阵前挥手冲锋的架势。平日里内敛含蓄的英国人竟然也做出如此夸张动作,我们笑了,却把他的话记在心里。

诚然,中国的财经媒体在社会进程尤其是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些报道维护了公众的知情权,不少财经记者和报道也得到了社会认可和尊重。

但是,我们也听到来自公众和媒体自身对一些财经报道的质疑:有些记者很是忙碌,赶场开会,见到会上嘉宾说话就写稿,成了“传声筒”;也有人只听其一,不知其二,报道违背事实;一些媒体上,专家、官员、企业家长期占据版面,难见公众声音;一些重要事件报道中有报道丧失公众立场和声音,成了某些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同一事件的报道追踪中前后矛盾,难以自圆其说……

财经报道,财经媒体,在今天承载着越来越多的社会期待:专业机构需要业界的不同声音,企业需要及时、全面的资讯来做出投资决策,握着辛苦所得的工薪层也寄希望如实、公正的财经报道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些许投资收益。

当然,我们更不能忘记,在光鲜的大企业、著名投资机构的口号、标语背后,也有着一线员工、失地农民、城市边缘群体等众多的普通人的利益诉求,这是在财经报道中常常忽略的那部分声音。

质疑的分量

从《财富》杂志的那本“丑闻报道集”上,我看到了这样的报道,财经记者敏锐地嗅到一些投资机构以及如麦道夫般传奇“财经天才”光彩背后难见天日的“丑闻气息”,冲破阻力探寻究竟,直到挖出丑闻或者较早地将事件公诸于众。

试想一下,在这些光鲜的商业巨子、财富神话为社会追捧时,绝大多数媒体声音都是追随甚至是追捧的,而这些声音的来源也很多时候是有偏向或单一的。如果记者没有点质疑和冲破思维定式的精神,很难嗅到不一样的“气息”。

在汤姆森培训中有一个实战采访经历,马丁和我们一起采访了全球著名的零售连锁机构TESCO(乐购)中国区负责人。被访人是位中英文皆好的华裔经理,在接近10分钟的陈述中一再强调乐购虽然较晚进入中国市场,却对沃尔玛、家乐福这样的强大对手毫不畏惧,重要依据之一就是“乐购将于2050年在全世界的销售业务中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