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波恶  记者当慎行

□邓飞

暴力侵害可能增多

    近期,国内记者遭遇伤害事件频繁。综合过去几年屡次出现的记者被伤害事件可以发现,当前阶段对记者的伤害主要包括权力侵害和暴力侵害两类情况。

    对记者的权力侵害主要来自公权力部门。当前,网络及传统媒体相互作用,舆论监督能力大大增强,某些地方政府既害怕曝光,又想维护眼前利益,因此遇到突发事件或负面事件,往往希望通过各种手段控制媒体报道,这是公权力和媒体直接发生冲突的来源。一些地区大小官僚为阻挡记者采访报道,不惜违规动用公权力来压制、伤害记者。辽宁某县委书记派人到北京拘捕《法人》记者事件,以及浙江某地警方通缉《经济观察报》记者均属此类。

但随着民主和法制意识的高涨,任何一次公权力伤害记者的行为都遭遇了如潮抨击。媒体也注意到了抱团发声,并借助发达的通讯、网络工具,形成迅速、强大的反击力,声援被伤害的记者。

据了解,中国相当数量的记者,特别是都市报、调查类型的记者通过QQMSN建群,及时快捷联络,形成了“一人被打,百媒声援”的格局,令一些侵害记者事件得到较好解决。

20107月,一化工厂数十名员工因《东方今报》发表监督性报道,冲进报社欲强行带走总编和一名记者。各地记者获悉后,轮番致电该县县委书记和更高一级的市委书记,两官员急令该厂把员工撤出报社。

20108月,某地警方扣押《南方周末》和《望东方周刊》两名记者,删除记者采访笔录音,并辱骂记者。记者在卫生间发出求援短信,经由微博传开,全国记者们在多个QQ群里集结整合,寻觅当地官员电话,并持续去电,一些网络媒体开始发表网络稿,令当地极为紧张,并迅速安抚两记者。

20099日,胡锦涛主席在世界媒体峰会开幕式上强调,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媒体发展,鼓励和支持中国媒体在搞好舆论监督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可以预见的是,官员公权力、企业公然伤害记者的恶性事件将减少,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势力为吓阻记者监督报道,可能会选择“来阴的”—不用权力而使用暴力,并让媒体拿不到伤害证据,无法发声谴责。

20091121日晚,一男子在家属区袭击《河北青年报》常务副总编辑乐倩;20107月一晚上,一男子袭击《财经》编辑;2010729日晚,一男子选择在摄像头摄录范围外殴打《华夏时报》女记者等均属于此类。

对记者的暴力伤害还有一种情形是现场突发冲突,采访对象被激怒,抵触抗拒采访而殴打记者。

关注挨打记者就是关心自己

对任何暴力违法事件的姑息,都可能导致暴力的进一步蔓延,因此,关注挨打记者就是关注我们自己,放任暴力就是放弃我们自己,对任何暴力事件,我们都没有理由袖手旁观。

我历来主张媒体和记者迅速传播任何一件记者遭遇非法侵害事件,形成巨大舆论反击力。提升侵害记者的成本,并持续呼吁催生新闻法规,寻求法律切实保障记者的采访权、报道权和监督权。

此外,记者需要建立、服从一些职业规范,规避一些可以避免的伤害。记者须知自己的任务是收集尽量多信息,尽量不发生争吵,避免引发现场冲突。一些电视同行试图激怒当事人,不顾危险而令画面好看,则自当别论。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应保持低调,谦和礼貌,善待采访对象,不强迫、勉强任何人接受采访;接到任何约见电话,最好在本单位进行,而不要贸然赴约。

在报道过程中,记者务必端正而中立,踏实而多方采访,客观报道,对事不对人。我相信一篇公正、诚恳的报道可以减少伤害。这也是我从事10年新闻工作,写下如《周庄肺病》《宁乡造佛运动》《死刑犯取器调查》《三峡移民回流》《周口警察杀人事件》等上百批评监督报道,却没有惹过一起投诉、诉讼,也没有遭遇威胁、殴打等非法伤害的原因之一。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