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媒体追兵的数字化旅行

张薇

任何地方都可以是起点,任何时间都不会太晚。这,是人生旅行的奥秘。如果说在传统纸媒工作的七八年是游览祖国的大好山川,最近4年来的数字化跋涉,就是在穿越丝绸之路,寻找那一处处让人喜不自胜的绿洲。

资深的驴友们,会在每一次出发前给自己和同伴准备一份完整齐备甚至事无巨细的攻略。我想,既然有很多传统的媒体人都在计划踏上这条随处荆棘的旅程,那么借助《中国记者》这块园地,给大家提交一份酸甜苦辣俱全的攻略,也算是对自己这一趟数字化旅行的回望。

心态:学习是一种信仰

每一次旅行,出发者的心态都是快乐和收获的重要保证。

4年前,我是北京《法制晚报》财经新闻部的执行主编。当时,《法制晚报》已经在蓬勃发展,大力发展社区新闻,已经成为当时报社决策层坚定的信念。与此同时,各类新媒体也在蓬勃发展,SNS起步、电子杂志兴盛、手机媒体层出不穷。

是留在都市报,寻求财经新闻的市民落点?还是作一个新媒体的追兵,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探索并迎接新的挑战?我选择了后者。

263集团的开屏传媒,是我的数字化旅程起点。这是一个全新的业务,作为主编兼内容总监的我,不仅要和团队一起开创一个“桌面画报”的媒体新业态,更重要的是要调试好自己的心态,从媒体人转化为企业人。

这个心态,是传媒人转型面临的第一关。传统媒体是松散型管理,报社一般不要求记者坐班,编辑也常常是下午去上夜班,但在企业必须朝九晚五,要在巨大城市周而复始的传送带上讨生活。

对话体系的不对等、艰辛、没有尊严感,是很多媒体人初次转型面临的心理困境。我目睹了很多跳槽到新媒体的朋友,斗志昂扬、充满憧憬地来了,满怀失望、愤懑伤心地离去。实际上,有的人确实是因为没有放低姿态、摆正自己的位置,用再出发的思维面对挑战。此外,能否放弃长期媒体工作带来的优越感,告别“甲方”姿态,全身心做好乙方,也是传统媒体人转型必须面临的一个大考。

从开屏传媒,到后来方正斥资上亿元打造的番薯网,再到如今的捷报数据,有一个心态让我受益匪浅。这就是学习,学习日新月异的技术、学习企业的商业化思维、学习在纷繁复杂的市场中进行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

在新媒体的行业里,我见过很多资历很深、也有一定名望的从业人员。但是每次见面或者聚会,大家对新技术、新概念都怀有一种渴望认知、渴望拥有的冲动。因为技术的发展是公平的,不会对哪一个人网开一面,只有不断学习、不断交流,你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为客户认可。

梁实秋说过:“最好的幸福,非快乐,非荣誉,非财富,而是心灵之活动。”这种心灵活动之幸福,只有在不断学习中和反复思考中才能真正体会。

行囊:最该放弃的是优势

一趟完美的旅行,行囊的准备、装放的内容,都是很重要的因素。

在数字化的旅行中,行囊里要放什么?可能很多人都能说出一二,新媒体技术的熟悉和掌握、网站的架构、商业模式、SEO、PV、IP、用户体验等等。但是什么东西不能装?装了会牵绊住你前进的步伐,会让你行之艰难还不自知?

在这4年的跋涉中,我懂得了:一个人引以为豪的优势,可能恰恰是背上沉重的一块石头。

老报人进入新媒体,不自觉常说的一句话是:“以前,在我们报社如何如何”。很多时候,这种口头禅并不能支撑你要论证的观点。因为,在新媒体,整个公司的组织架构和传统媒体完全不同。

以一个大型网站为例,除了董事会,一般行使权力的最高领导是CEO,接下来会有COO (首席运营官)、CFO(首席财务官)、CTO (首席技术官)、CIO (首席信息官)等,此外对内容组织有严密要求的网站也设有首席内容官。

这个架构中,内容只是整个公司的庞大管理体系的一部分,这和传统媒体中内容编辑部一支独大的情况有巨大差异。即使是网易这样有大批传统媒体人涌入的大型商业门户网站,总编辑也必须同时兼任公司的副总裁,才会获得类似报社组织架构中总编辑的权力。

(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