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动大脑筋的“小新闻”赞

□大连晚报 丁新华

做了十几年编辑,也见过一些大阵仗,但近段时间却在编发一些“小新闻”时,引发了一些更深入的思考,对新闻操作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感悟。

短新闻不是写出来的,是沉下去用力抓来的。428日编发了一篇小稿,题目是《八龄童为啥总写“酒日记”》。我们来品读这段文字:

“晗晗今年8岁,上小学二年级。前几天,晗晗没有完成老师布置的作文,当老师问及原因时,晗晗竟回答:‘爸爸不喝酒了,作文没法写了。’

原来,晗晗的爸爸王先生朋友很多,常有客人到家中吃饭喝酒。平日里爸爸也要独自喝两杯。晗晗就经常给爸爸买酒。据老师反映,晗晗的日记、作文内容大都与爸爸和酒有关:如‘今天李叔叔来了,我去买了几瓶酒’‘爸爸今天又喝多了’等等。

这个月,王先生决定戒酒,半个月来滴酒未沾。没成想,竟然让儿子没了作文主题。王先生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孩子最直接的榜样,自己的一言一行深深影响了孩子,这更坚定了他戒酒的决心。”

近年来,一些都市报的新闻稿变长了,新闻含量却不见增加,诸如“记者驱车赶到现场”“记者在现场注意到”等表述充斥新闻稿中,有的干脆是采访过程流水账。就像注水肉一样,看着起堆儿,可品质下降了,没味道。

对一些都市报编辑记者来说,只有地震、坠机、矿难等重大突发事件才能提起精神,以驾驭大题材、采编大稿为荣,而像《八龄童为啥总写“酒日记”》这样的“小新闻”,即使采编也只是“捎带脚儿”,提不起太多兴趣。可实际上,恰恰是这种“小新闻”才是都市报新闻的“家常饭”,是天天要做,天天要吃的。可以说,做不好“家常饭”,主妇不是好主妇,编辑记者不是好编辑好记者。

一位记者采写了一篇居民向报社求助的新闻,92岁高龄的李奶奶,除了低保金再无收入,平时靠做抹布贴补家用。但是,最近收抹布的人不来了,家里攒了1500多块抹布卖不出去。他们希望通过报道,帮助老人把抹布卖出去。见报标题为《老人想卖掉1500块抹布治摔伤》。

新闻见报当天,近百名热心市民打来电话,有买抹布的,有捐款的,有登门为李奶奶家里安装方便设施的,还有想陪老人过春节的,甚至还有想把老人接回家照顾的。记者又以《李奶奶的抹布“卖”出万元“天价”》《“请把钱捐助给更需要的人吧!”》等为题做了连续报道。新闻的热度持续了好多天。

这种以前被看作是家长里短的小新闻,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有点始料未及。

认真想来,这些事儿虽然很小,它却是每天的真实发生。几十年后,几百年后,这些记录在报纸上的“小新闻”将是还原现在社会真实状态、人们价值观念等的介质。因为真实,所以更容易感动读者。从这个角度说,这类新闻的采编并不是小事,是需要动脑筋的。

《八龄童为啥总写“酒日记”》父亲的反思水到渠成,令人深思,《老人想卖掉1500块抹布治摔伤》及后续报道体现的是邻里和睦,社会和谐。这两篇新闻没有看到那种“打补丁”等强加式、拔高式的导向操作,新闻的导向不但正确而且自然。小新闻的导向操作,应该成为我们新闻操作最大的着力点,是需要大动脑筋的地方。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