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怎能如此冷血

□沈阳日报社 杨春燕

曾在一家晚报上看到一则报道危墙倒塌伤人事件的新闻,标题是:一堵墙倒了 两朵花蔫了。内容是一堵危墙雨后倒塌,将两个路过的小女孩压在墙下,造成一死一伤,此时,想想遇难受伤的孩子和痛不欲生的家长,想想那堵说倒就倒的危墙,你就会明显感到这则标题的重大缺欠—缺少对生命的敬重,对不幸的共鸣,缺少对造成不幸原因的追问。

诚然,当今媒体竞争激烈,人们不得不在标题上追求新颖奇特。但是,追求新奇特的同时,却不该失掉真善美。否则,当两架飞机相撞发生空难时,就会冒出“两飞机空中接吻”的荒唐比喻,当汽车相撞酿惨祸时,就会有“两车拥抱……”的无聊调侃,当绝望民工为讨公道欲跳楼时,就能亮出风凉的大标题:“跳楼秀”如何如何……当你看到此类冷血标题,能不为媒体的失态感到羞愧吗?

报纸赢得读者首要的一条,就是办报人要有一腔真善美的情怀,痛恨丑恶,同情弱小,体恤民情,伸张正义。有了这样的品格与修养,报纸才能贴近人心,才能得到读者认同与信赖。

 

世博会也是素质“大考场”

□河南信阳 易国斌

在上海世博会黑龙江省活动周上,许多游客被鄂伦春族风情吸引,竞相在桦树皮制作的小屋里,和鄂伦春族老人拍照留念。

这时,一位胸前挂着牌、手拿相机的年轻人挤上来,对正在向游客赠送名片的鄂伦春族老人吆喝道:“别发了,我是搞宣传的,来给你照几张相。”

许多游客一听是“搞宣传的”人,非常识大体地给他让出场地。谁知,他竟一会儿要鄂伦春族老人摆个这样的姿势,一会又要做个那样的动作。只管自己没完没了地“咔嚓”,丝毫不顾及游客的感受。有游客提醒他能否快一点,他竟指责起游客,引来一片怨声:“世博园里‘搞宣传的’多了,还真没见过你这样霸道的。”

的确,世博会上拎相机“搞宣传的”一拨又一拨,但鲜有干扰游客参观活动的。当游客偶然闯入他们的镜头,只是笑一笑接着重拍罢了。像这种尊重他人、尊重采访对象的良好职业道德精神,其本身就是一种无声的宣传,也赢得了他人的尊重和积极配合。

世博会不仅是众多游客,也同样是某些“拎相机搞宣传的”人的文明素质的大考场,但愿我们都能交出一份让人满意的答卷。

 

谨防借用“专业”稿件

□《人民政协报》青岛记者站 代桂云

最近收到几篇通讯员关于委员提案落实的稿件,初看很不错,有数据、有人物、有引语,甚至有细节,新闻要素齐全。但仔细一看,不对了,如此“专业”的写法,通讯员不经过采访是写不出来的。

从来稿看,看不出通讯员的信息来源及途径。于是上网搜索,发现整个稿件就是本地一家媒体稿件的复制,只是加上了委员提案的内容。这就解释了通讯员为何会有如此专业的写法。

新闻事实可以参考,但新闻细节不能复制。“借用”别人的数据、采访对象、整体事实,与抄袭无异。宁要粗糙的原创新闻,也不要“借用”的“专业”稿件,这应该成为通讯员写稿的基本要求。

 

刹一刹愈来愈长的署名

□山东临沂日报社 孙建清

偶尔读一份日报,见一版中间刊登了一幅新闻图片,只见照片下方说明文字后面署着一长串作者的名字,我数了数共四位通讯员。四个人拍一张新闻照片?难道一台相机需要四个人按快门,这也忒浪费人力、财力了吧?

一幅照片,一条消息,从新闻线索的发现到拍成新闻固然要经过多个环节,但是不是需要这么多人呢?以一条电视新闻而言,要完成这条消息的拍摄,我觉得有两位记者也就足够。可是看看现在的用人情况,动辄好几名记者,而且还牵动好几家电视台,这样的“人海战术”有必要吗?

从上面的情况看,如今报纸、荧屏上的署名有愈来愈长的趋势。为什么会这样?除了个别新闻确实属于共同合作外,多数情形应归于挂名。所谓挂名,就是一人写稿多人署名,搞署名的“五湖四海”,最后的结果是连保安、司机甚至连送盒饭的都上了电视字幕。

这种乱送人情的署名,不仅败坏了写作风气,也是对真正写作者的不尊重,同时也徒然增加了不必要的麻烦。我以为,媒体应该有一个硬性的规定,刹一刹愈来愈长的署名。譬如,拍一张新闻照片需要几个人?一个人足矣!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