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转型下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

  彭树杰

“文明转型”是对当前世界范围内科学技术发展、思想潮流演变以及国际关系格局调整的高度概括,而“中国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则涉及中国如何在竞争十分激烈的国际传媒领域,发出自己的声音,抢占话语权,扩大影响力,增强软实力。在文明转型背景下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不仅事关中国的国际形象,也直接关系到中国在一些重大国际政治、经济问题上的核心利益。从更宏观的角度讲,在文明转型背景下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是中国成长为一个负责任全球大国的内在要求。

文明转型背景下媒体的机遇和挑战

文明转型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涉及很多方面,可以让哲学家来谈,也可以让思想家来谈,还可以让物理学家来谈,而且每一个领域的从业者对于这一问题的理解可能侧重点都不一样。

总体来说,人类文明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先是原始的渔猎采集文明,接着是农耕文明,再到现代工业文明。当前,我们所谈的文明转型可以大致理解为从传统的工业文明到新的工业文明的转变。

具体从媒体发展的角度讲,这一转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信息化、全球化的发展,带来媒体传播手段、传播方式和传播能力的改变。

过去几十年,世界范围内科学技术迅猛发展,迅速改变了媒体生态。就在十几年前,我们还说,“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在当时的信息传播条件下,一张报纸的确可以看半天,但现在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特别是各种移动手持设备,包括手机、PDA、上网本、苹果公司最新推出的iPad等等,与互联网高度融合,直接改变了人们获取新闻资讯的方式,给媒体采集、传播新闻,给受众获取、阅读新闻,都带来了深刻变化。在3G网络条件下,手机用户可以随时随地高速上网,看新闻,听广播,看电视,而且可以与主持人、嘉宾和其他用户互动讨论。由此而论,“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就要求传统媒体实现转型,使用新的技术手段和条件,更好地扩大媒体影响力。

二是在思想领域,媒体需与时俱进。

当今各国在强调传统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理念的同时,更加注重环保、绿色和可持续发展。2009年年底,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举行,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数千名代表、几万名媒体记者聚集在一起,就是要讨论和关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媒体所倡导的理念,指引的价值取舍方向,都必须切合新的时代要求。

三是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历史性变迁,中国媒体需要增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更好地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

当前,世界多极化格局加速发展,中国等广大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日益成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力量,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国越是发展,与外界的联系就越加密切,其利益的延伸就会越来越广泛,同时也越来越需要中国自己的媒体在一些重大国际政治、经济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而这恰恰是中国媒体提出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根本原因。

中国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紧迫性

为什么要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对于中国而言,这一问题既有一般意义,又有特殊意义。一般意义在于,在现代文明形态下,媒体的影响和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在西方,人们把媒体称作行政、立法和司法之外的第四大公权力。在中国,有句话叫“人言可畏”,或者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都是在说舆论的影响。在传统文明形态下,邻居、乡里口耳相传,说一个人如何如何,这个人面对的可能只是一个相对较小的范围内外部舆论环境的变化。但在现代文明形态下,媒体高度发达,可以让一种观点在短时间内大范围传播,不仅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命运,甚至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命运。

中国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特殊意义在于,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长,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广泛利益的世界性大国,但与中国国家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相比,中国媒体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还远远不能与之相匹配。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存在误解、歪曲、丑化、甚至妖魔化中国的种种倾向。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全球传递活动,遭到各种各样反华势力的破坏、阻挠,这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一个触动。另外,随着时代的发展,各国利益正在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国际上反华、排华思潮和势力,不仅仅局限在传统的“帝国主义国家”,中国的一些邻国,还有部分发展中国家,同样也对中国发展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误解和担忧。我们有时候可能会想,按照我们自己的理解,中国在国际事务上一贯坚持正义、主持公道,而且代表和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我们在国际上理应朋友很多,但实际情况比较复杂:一方面,中国发展了,给许多国家带来了实惠和机遇,中国在国际上朋友很多;另一方面,中国的发展也给一些国家带来了冲击和压力,受西方传媒片面报道影响、误导,对中国存在担忧、偏见、恐惧、防范和排斥心理的人也不在少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从媒体的角度讲,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中国缺乏强大的国际传播能力。中国在国际上的种种行为不能得到及时、充分、有效地解释,对国际社会出现的各种不利于中国的言论、情绪,不能及时回应、化解,结果导致中国的国家意图、国家形象和国家利益,往往处在一种“任西方媒体评说”的被动局面。

(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