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北京报业新媒体布局

□罗婷

以互联网、手机为代表的新媒体在世界范围内迅速崛起,一度让报业颇为恐慌,从“拐点论”到“冰点论”,甚至不无“日薄西山”之叹。关注新媒体,就是关注未来,遂成业界共识。稍有上进心的报业,都会毫不犹豫在自己的战略规划中,划出新媒体的一片天空。

不过,报业的现实,似乎远比这个几无疑义的判断来得复杂。

本刊记者近日走访北京日报社、北京青年报社、新京报社、京华时报社数家报业高层发现,受新媒体、金融危机等多种因素影响,报业遭遇的冲击明显,不适者被迅速淘汰出局;但一番洗牌之后,胜出者“良好的态势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寒冬论”者也修正了之前的判断。

相形之下,被一致看好的新媒体,反倒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报业的一块“鸡肋”:食之既无味,弃之又不敢。北京的报业,步调一致地认为新媒体代表了未来的方向,同时也步调一致地未能发现新媒体的盈利模式。不敢不投,不得不投;但投入巨大,收益甚小。

满腔热情、几分迷惘之后,北京报业的老总们不约而同做出的选择是:未来自然要布局,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老老实实做好这张报纸。

洗牌后的北京报业格局波澜不惊

陷入困境无疑是当前全球报业面临的普遍问题。“尤其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影响要大一些。而在石家庄等二线城市,影响就要小一些。”北京青年报社社长张延平说。

在此大背景下,北京报业在过去数年经历了一次洗牌,数家厮杀于北京都市报的媒体经历了痛苦转身:《华夏时报》转为全国发行的财经类周刊,《信报》变为免费地铁报,《竞报》由日报变为周报,《劳动午报》则重回机关报。北京常见的都市报又变成五六家左右。

看起来,过去跑马圈地厮杀混战的北京都市报市场,似乎开始变得波澜不惊。

“报纸优胜劣汰得差不多了,格局基本形成。”北京日报社社长梅宁华认为,现在不可能有新报纸出来,像过去那样,对市场进行剧烈分割。“一个城市广告市场就这么大,新进入者无法赢利。”

《新京报》2003年以2000万起家,第三年实现盈利。不过,在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看来,这样的历史已经无可复制。

张延平也认为“如果现在想创办一份新的报纸,而且立足住的话,必须要5-10亿元的投入才行。”

“新媒体不断崛起,分流存量,这是最重要的因素。”《京华时报》社长吴海民分析道。

不过,虽然没有新的报纸进入,北京报业的老总们却不约而同地表示,在表面平和的背后,实际上几家报纸之间的竞争暗流涌动。

“现在北京的报业竞争是差异化的竞争。”张延平认为。

目前北京最常出现的5家都市报中,《北京青年报》发行主打早报征订市场,其零售仅仅占5%;《京华时报》主打早报零售市场;《新京报》征订零售两不误,其核心竞争力被认为是言论和高端信息;《北京晚报》主打晚报,《法制晚报》与之竞争这一市场。

“前些年报业恶性竞争的局面有所改变,但潜藏的竞争更激烈。”只不过在表现上,张延平介绍,不再是折扣赠品等发行大战和报纸上互相攻讦,而进入到广告等一般读者不太容易接触到的领域。“北京有些报纸的广告折扣甚至是刊例价的一折。”某种程度上,在读者群渐渐稳定的情况下,媒体之间的竞争更多地转向了广告。

吴海民认为,这源于市场的变化。“以前大的新闻策划带来读者很大的变化,现在同样的竞争手段,市场波澜不惊。”关键是媒介形态的多元化,新的媒体形态不断出现,报纸能量逐渐衰减。

(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