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栏语:一生坚守一个岗位让人敬佩,而因种种原因跨界谋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则成为新技术发展及文化体制改革背景下一些传媒人的选择。虽然从广义上来讲绝大多数人的新工作仍属文化领域,但变换行当的挑战在所难免。本刊本期起推出“跨界英才”栏目,与读者共同分享他们的人生经历与职场经验。

脚踏实地与职场三级跳

—访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总编辑刘友宾

□本刊记者 陈芳

刘友宾,19639月出生,湖北南漳人。1980年至1984年就读于武汉师范学院中文系,获学士学位;1984年至1987年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文学专业,获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北京市文联工作;199311月调入中国环境报社,担任过星期刊编辑部副主任、新闻采访中心主任;20019月调入环保总局任宣传教育办公室副主任,20057月任环保总局办公厅(宣教司)副主任(副司长),20089月起任环保部宣传教育司副司长;20093月至今任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总编辑。

搞文学批评,编文学期刊,当报社记者,做部委新闻官,任出版社总编辑……在20余年的职业生涯中,刘友宾不是一个“本分人”,涉足了多个文化岗位,转型是关键词。虽然职场跨度不算小,刘友宾却仍自认是审慎之人。“埋头工作,脚踏实地非常重要。”他说。

触摸现实的冲动

20多岁时,刘友宾是个典型的文学青年:读中文系、写文学评论、聊聊文学是生活的主旋律。报考研究生那年,离考试只有3个月时间时,他突然放弃了已经准备了一年之久的古典文学专业,改考当时刚刚设立的中国当代文学专业,以与自己生活的时代保持一种更近距离的接触。读研究生时,便在《上海文学》发表评论文章。毕业后许多同学选择部委机关时,他则选择了进入北京文联创研部,做文学批评。

那是文学批评走红的时代,北京文联汇集了一大批在全国颇有影响的知名作家,各种各样的作品研讨会、笔会让文坛热热闹闹。看似顺风顺水的日子却也有让人生腻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必须转行。”刘友宾说,“当时我已经发表了不少文学评论文章,工作也可以说小有成果,但总感觉自己离现实太远了。”

就这样,在北京文联研究部工作四年后,终于得到领导批准,刘友宾调入《北京文学》月刊社。“编辑可以接触很多一线作者,这比纯粹的文学批评可以说更接近地气。但我明白,对于我的年纪而言,这还不够。”所以,他一直在寻求适合自己的机会。

上世纪90年代初,下海几乎是时尚,但他从未动过心。“我对单纯赚钱没兴趣。”刘友宾说,“大体上还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与文化有关的、能够更深刻介入社会现实的工作是我的目标。”循着这一思路,最终,他选择了《中国环境报》,环境保护是个具有国际视野的领域,那个时期,报纸纷纷创办周末版,更让他对环境新闻充满期待。

一名思考着的记者

在《中国环境报》,最适合刘友宾的工作无疑是文学副刊。专业文学刊物编辑出身的他操盘副刊游刃有余。大量的闲暇和乍一投身实践的热情让他在编版之余加班加点做采访。那时,报纸流行长篇通讯,而文学出身的刘友宾正好擅长驾驭这种文体。报道火山专家忧思的《长白山的火山警报》、反映垃圾处理隐患的《谁埋下了“定时炸弹”》《爆炸声再次响起》等文章获得了较大反响。

从环境领域门外汉到专业记者,知识鸿沟怎样填补?刘友宾说,他对需要恶补的内容进行了分类。首先是基本常识类,包含环境保护培训教材、公认的经典图书如《寂静的春天》;其次是环境保护最新进展类,如介绍当时国际社会刚刚提出的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等新理念的书籍;再次是政府主管部门环保总局的政策类。另外,并非新闻科班出身的他还阅读了大量新闻学著作和年度好新闻,“新华社的新闻书店曾经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刘友宾说。

在刘友宾的职业生涯中,海量阅读和主动思考是非常明显的特点。

(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