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此,这些给正规语言纯洁和健康带来冲击、可能损害新闻报道传播效果的新词汇,渐成过街老鼠,日益成为新闻业界和相关主管部门“围剿”的对象。

2006年3月1日,上海市首开先河,制定生效了《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的地方法规,明确规定:国家相关公文、教科书不得使用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网络语言。新闻报道除需要外,不得使用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网络语言。

“围剿”新词汇的战斗已不仅仅是地方的自发行为,正逐渐升温并成为各方共同行动。前不久,一场“母语保卫战”正在央视等主流媒体展开:国家广电总局对央视下发通知,要求在主持人口播、记者采访和字幕中,不能再使用“NBA”,而称为“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不仅是央视,还包括其他电视台;不仅是“NBA”,还包括“CBA”“F1”“GDP”“WTO”“CPI”等。

“围剿”行动开展以来,激起社会热议,反响各不相同:赞成者列举新词汇对现代汉语的冲击造成交流、阅读障碍的事实以及国外的类似做法,认为严加限制很有必要,以维护母语纯洁性;反对、置疑者尤其众多网民则认为,新词汇可丰富和补充母语表现形式,政府不应该“人人喊打”。

新闻报道选择使用

 语言本身在发展,新闻报道语言也需要发展,新词汇也并非一无是处,部分有生命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如果使用范围广了,流行时间久了,被全社会所认可,就应纳入现代汉语基本词汇,为新闻报道所采用。

每一种语言的形成、演变到定型、规范,都有一个发展进化过程。作家肖复兴认为,一个国家在经济政治变革的年代,必然导致相应文化变革。如魏晋南北朝,佛教语言大量被应用到汉语中;五四时期,大量西方语言进入,造就了今天的白话文。因此,语言的生命力在于与时俱进,在于从实践中吸取营养。2005年出版的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就增加了新词语6000多条,平均每年增加1000条左右,反映了现代汉语的快速发展。

新闻报道的语言同样也需要在新闻传播实践中不断充实、发展。现在一些新闻报道语言存在着文书化、僵硬化的现象,缺乏亲和力。尤其表现在一些活动和会议报道,语言文书化现象明显,充满了程序性和概括性,语言风格四平八稳,缺乏鲜活灵动气息。对此,一大批活跃在新闻报道第一线的七八十年代出生、并逐渐成为新闻报道主力军的新闻人,已不甘于落入新闻语言套路,设法搞出一点新鲜的东西:适度借用新词汇包括充满情感色彩的网语,调剂和活跃沉闷的新闻语言。笔者认为这是值得允许和肯定的尝试,媒介不仿在筛选中为新兴语言打开一扇“收编”之门。

再者,对于新词汇,同样需要理性的、客观的态度。网语是一种语言实践,能在学生中风靡,说明它有一定生命力。就目前而言,它可能不合规范,但不能排除其中一部分生命力较强的词汇在演化发展中,可能成为现代汉语的新词汇。一些当初刚出现时并不一定符合现代汉语词汇规范标准的网语,如“版主、主页、链接、下载、上传……”等等,如今都融入了《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的新词汇当中,并为人们所广泛接受;同年出版的《现代汉语新词语词典》,也把流行较广的网语“斑竹、美眉、灌水……”等纳入其中。可见,规范也有一个不断演化、发展的过程。

最后,借用一位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的专家观点:对于网语要用宽容的心态来对待;对汉语已经有规范的词语可以表达的,就可不用网络词语;对于一些网语新词而已有的汉语不好表达的,只要公众认可,适当使用也无妨大碍。新词汇的生命力是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作者单位:《安徽日报》来稿编辑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