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运用、处理新词汇

   张荷香

借助网络语言这座“火山”,在融合了大量字母词、外来词、异体词以及方言等后,新词汇近年来已成蔓延之势,甚至“跳”出网络,出现在中小学生作文中,出现在新闻报道中,不仅给标准现代汉语带来冲击,也对传统媒体形成挑战:如何理性取舍,是业界面临的新课题。

新词汇“入侵”传统媒体

PK”(英文单词或词组的缩写,目前常指Player Kill,网语词汇之一,意为两人对决)一词,要是五年前出现在大众媒介上,所有受众都会感到云遮雾罩,不知所云。可是,随着2005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节目风靡各地,其中一个叫“PK”的环节,使“PK”一词在大众传媒上频频出现,并逐渐演变成包括单挑、搞掂、末位淘汰等多重延伸意义的新词。

仅以纸媒为例。据华中科技大学一项统计表明,自《超级女声》热播后,截至当年9月23日,《楚天金报》和《楚天都市报》“PK”一词出现的条数分别为45条和37条;见报板块已不局限于娱乐新闻报道,还广泛运用于体育、文化、经济、服务等多个板块,并大多在新闻标题中醒目出现,如“奶粉与鲜奶PK,你会选择啥?”“亲情PK 大威淘汰小威”等。

以上仅是“PK”一条新词在新闻报道中的滥用。如果加上诸如“秀”“歇菜”“粉丝”“雷人”等层出不穷的网络语言,对社会新闻进行归类提炼的“被就业”“口头捐”“钓鱼执法”等新词,以及“WTO”“CEO”等外来词、缩略词,“大拿”等方言,再加上纸媒以外传统媒体大量新词汇的使用,目前各地、各媒体中没有使用新词汇的恐怕已难找出几家。可以说,新词汇“入侵”新闻报道已成不争的事实。

这给广大新闻工作者出了一道难题:如何以客观、科学的态度,对其作出合乎理性的取舍。对这些建立在动态语言系统之上、以网络为主要载体的新词汇,其甄别和适用范围,国家语委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并未作出专门规定。但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语言现象,不少专家学者对此做过深入探讨和研究。目前新闻业内人员对新闻报道中使用新词汇孰是孰非也尚无定论,但多数意见是:那些具有典型性、便捷性、形象性、诙谐性、不可替代性,较符合语言发展规律、规范,并符合社会需求的新词汇,才有可能被认可、吸收到主流语言体系中,才能供新闻报道筛选采用,反之,就只能是短期小范围流传,也会被大众传媒摒弃。

摒弃不良新词汇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虽未对包括网语在内的新词作出专门规定,但对报纸、期刊、杂志上出现的语言文字,都有明确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汉语言出版物应符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标准;需要使用外国语言文字的,应当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注释。

对承载这一使命的新闻报道语言,也同样必须使用合乎国家颁布的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母语语言,做语言规范的表率,从而对全社会起到积极引导和示范作用。

纵观良莠不齐的新词汇,其中不少新词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网民和“新新人类”别出新裁的语言创新和实践,使用起来较简洁、精炼,满足了网络交流的口语表达和快捷传输的需要,成为信息时代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但业内权威专家指出:新闻媒介作为大众传媒重要载体的特征,决定了新闻语言是向最广泛的社会受众传播明确信息、表达鲜明思想的工具,这种秉性赋予了它首先必须是通俗易懂的、准确无误的。而大量新词汇在这两方面都存在先天不足:其一,尽管有统计表明,我国目前网民数量已过数亿,但真正使用新词汇交流的网民数量并不多,且多为“新新人类”,而许多资深网民也并非都能读懂和使用新词,可见新词通俗性是达不到新闻语言要求的;其二,目前的新词汇追求的是词汇的求新求异,且正在演变中,缺乏多年锤炼,许多词汇意义并不确定。如“PS”一词,有人认为是英文“注释”的缩写,有人则认为是附言,还有人认为是英文“图片软件”之意……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