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观向车外,能见度10米左右,没有太阳,我们的判断开始出现错误。车只好停了下来。我拿出指南针,指针在罗盘上随意漂移,大概是沙尘暴破坏了磁场的缘故。

回到车上,我吐出嘴里的沙盐,决定:“鉴于沙尘暴一般持续时间为四到五小时,等风减弱后再继续找路。”此时为11时27分。我们等候了近4个小时,没有出现预期的结果。大家空前一致地决定向东南方向行驶。

果然,向东南方向行驶两、三公里,我们就发现了一条车辙。

在人们的印象中,罗布泊是死亡之海,虽然吞噬过许多过客的生命,但由于其富含的钾盐矿、金属矿、油气矿等被大量发现,早有地质勘探、钾盐开采和疯狂探险的车辆在罗布泊中横冲直闯,留下无数车辙印记。可大多数被人工推出来的“马路”却都是无头路。我们此次遇险中深受其害。

车行两三公里,即发现一条宽敞大路。入口处人工标示明显,道路两旁向远处延伸插着等距离一般高的铁签,旁边有残留的土坑、电线和纸箱。显然,这是一条人工道路。众人兴奋高呼。

我心里一激动,又拼命推开被风沙顶住的车门,跻身沙暴中拍摄一通。这时我发现,原来在心中构架拍摄的许多“壮观”场景 似乎被无休止的沙暴卷到空中。头脑发呆,一片空白。理论上讲,强风将沙尘从地面吹起,水平能见度小于500米的天气现象即称强沙尘暴。我们此时遇到沙尘暴的水平能见度不足10米,空气混浊,天空青暗。路的尽头在盐碱滩上残酷地划了一个圈,无情地把我们绕回到原路。这条路线浪费了我们近两个小时。

傍晚时分,我们决定折道返回,寻找回楼兰文物保护站的路。车窗前,忽然小雨淅沥,肆虐近十小时的风沙终于开始减弱。天很快黑了下来,雨势渐大。我迅速用相机拍摄这罕见的罗布泊之雨。

我们凭感觉向“北”行驶,而海事卫星电话上的指南针还在胡乱地转动,忽而南、忽而东、忽而西,天完全成了墨色。只有一对浑黄的车灯在罗布泊荒野的沙雨中划来划去。天哪,哪边是北!

罗布泊的夜色真的不是美景。 21点20 分,驾驶员小杜突然狂喊:“就是这条路”!我们回到了一条如此平凡的路上,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们的自救可能获得成功!大家不约而同地谈起了羊杂汤的滋味。(作者单位:新华社摄影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