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拍沙尘暴,遇险罗布泊

   汪永基

笔者4月赴新疆罗布泊采访,追踪拍摄沙尘天气,却在罗布泊湖心地区遭遇强沙尘暴,导致迷失方向,演绎了一场罗布泊湖心沙尘暴遇险记。

挺进大漠,追拍沙尘暴

今春,我国西北地区普降大到暴雪。有专家预测,冬季降雪水过高,强对流天气发育极端,今春北方地区沙尘天气会多于往年,强沙尘暴会多次降临。经过分析,我便寻找机会进沙漠拍摄沙尘暴。

4月13日,我随一支民间科考探险队进入库姆塔格沙漠。据国家气象部门预报,4月18日至4月19日在新疆东部和甘肃西部有沙尘暴天气,局部地区有强沙尘暴出现。4月18日,罗布泊的黄昏看上去令人不安:荒野灰青,游云遮日。日落,尘风乍起。

4月19日凌晨,队员一早起来,发现楼兰文物保护站地窝棚门已被一夜吹来的沙堆堵住。迎着打脸的风沙,8点30分,我们一车5人离开楼兰文物保护站,向罗布泊湖心地区行进,追踪拍摄沙尘暴。此时天空已开始呈现淡黄色昏暗,罗布泊里的盐碱被风卷起飘向空中。地面上分区域形成明显的风沙流,条块清晰,向西南移动,这是东北风,此时我们已在向强沙尘暴的中心“冒进”。

上午9时许,我们被卷进了大风圈。地上沙盐变成“涓涓河流”在荒漠中随风快速流淌。我此时在风沙的深处看到了一种奇特景观,视线尽头出现阶梯状沙条云层,离地面3、4米至7、8米不等,越往上颜色越黑重,又像云雨,又像山坡,奇妙变幻;奇怪地是无法拍摄成像。我多次变换相机曝光组合,但均无满意效果。罗布泊中四处盐碱地貌,没有坐标,没有参照物。此时空间照度平淡,沙尘亮度昏暗,能见度已不足百米,天地已渐成一色,空旷中拍摄扬起的沙尘极不好表现。我继续变换相机拍摄模式,极力想通过手动设置和其它“极端”的设置进行特殊效果“创作”。

在罗布泊湖心迷路

上午10时,我们的车“晃”到湖心碑处,此时风力瞬间能达到10级以上,沙流狂奔,带着呼啸。我把相机速度调到1/6400秒,试图把每个沙粒都拍清楚。我怀揣相机抓住车门,好像瞬间就被刮到湖心碑前。风沙猛烈扑打身体,刚想呼喊,却被细沙封喉。

十几分钟的拍摄,像是完成了一个世纪的等待。回到车上,我已经成了沙人雕塑。车外能见度不足10米,时而传来砂纸打磨铁皮的声音。上午10时52分。离开湖心碑20余分钟。驾驶员小杜犹豫又低沉地说:“我找不到路了”。在罗布泊湖心的沙尘暴中迷路,百分之百意味着遇险了。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