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肯定办报的“律师模式”—在现有规则下适者生存;鼓励办报的“法学家模式” —用批判的、超越的眼光审视当下;推崇办报的“检察官模式”—适应现有规则,并用监督的眼光去发现问题,用理性的建言来完善规则。

以“检察官模式”办报

   王松苗

《检察日报》创刊不过18年时间。欣逢法治时代,笔者供职法治媒体,18年来坚持用法律人的眼光关注社会热点,用新闻人的情怀传递新闻温度,用评论人的理性发出建设性的声音,尽绵薄之力推动中国法制建设进程。

法眼看天下:推动制度建设

在解决新闻时效性和解释权两个落点之后,《检察日报》着重把握新闻的第三落点,即超出事物本身的就事论理。推崇办报的“检察官模式”—适应现有规则,并用监督的眼光发现问题,用理性的建言来完善规则。

2009年,征收17年的养路费终于取消了。但人们不会忘记2006年那条骇人的新闻:一位车主需要交纳的养路费滞纳金竟高达49万元!

是年8月下旬,一篇题为《天价滞纳金带来的法制乱象》的评论来稿送到我的案头。文章在表达愤怒之余,捎带出一个质疑:天价滞纳金的源头—养路费本身可能与《公路法》(1999年10月实施)“依法征税筹集公路养护资金”的规定相矛盾!

寥寥数语,让我如获至宝。我立即找来两位法律编辑一起研究,大家确信文章言之成理;然后,编辑迅速连线两位行政法学权威,请他们把脉会诊。专家的观点平添了我们监督的底气:让作者把评论的重点转移到上位法的分析上来,看看“加收天价滞纳金、征收养路费是不是违法”。

修改的稿件再次回到编辑部。我把标题改为:《养路费:最近六年都是违法征收》,引得当班编辑连连叫好!一“题”激起千层浪。8月23日见报当天,网络上一片沸腾。第二天,中央电视台用8分钟时间来专题解读这篇文章。公民发言,专家剖析,网民热议,引起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务院法制办的高度重视。各路媒体历时两年多的持续跟进,终于使这项关系上千万车主的制度“寿终正寝”。

没有思想性就没有敏锐性。评论应当透过表面现象,把握事物逻辑,寻找恒常价值。

2007年11月,《检察日报》旗下的正义网率先报道了轰动一时的《“妻子”难产,“丈夫”拒签字致死两条人命》事件。在持续跟进报道中,我提醒记者要客观理性,不把矛头一味指向所谓愚昧的 “丈夫”,“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让病人最大可能地活下来,永远是最高准则。必要时,应赋予医生最后决定权。目前迫切需要的是‘制度性松绑’”—《检察日报》发出的理性声音引起高层关注,2008年公布的“侵权责任法”(草案)中明确规定:在家属不同意时,经医院负责人许可,可以对危急病人先行治疗。

2008年6月18日《检察日报·声音周刊》刊发了《梁广镇双城困局》,对类似“梁广镇”这样在两个地方当选人大代表的情况进行了披露,引起最高权力机关的高度重视。2009年10月审议的选举法修正案(草案)规定:“同一个公民不能担任两个互不隶属的行政区的人大代表”。

慧心暖人间:传递新闻温度

评论既要展现硬的力量,也要体现柔的情怀。

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的导火索是2003年孙志刚死亡案件。殊不知,对这项制度“发难”最早而且最持久的是《检察日报》。早在2001年9月12日,我就撰写《处理“三无人员”的制度反思》一文,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了理性思考:“既然连公安机关都没有了收容审查权,那么民政部门又怎么能拥有这样一项剥夺人身自由的权力?对连犯罪嫌疑人都够不上的‘三无’人员,有什么理由进行强制收容?”为此我提出:对待“三无人员”,救济比遣送更重要。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