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新闻是时事政治新闻的重要组成部分,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每年的全体会议以及其他一些重要会议,常常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主题报道之一,媒体投入力量大,报道数量多,产生影响大。人大制度新闻报道不仅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事业和民主法制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也为新闻工作本身积累了丰富经验。借5月27日中国人大制度新闻协会在广州召开研讨会的机会,本刊组织了这组文章,以期对人大新闻报道以及其他重大主题宣传报道的进一步改进和拓展有所启发。

从人大新闻特点看其报道原则

   沈掌荣

1954年10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标志着中国人大制度的建立。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大系统既无专门媒体又无新闻专业人员,新闻工作比较薄弱,主要报道人民代表大会的会议。新闻局建立于1987年,成立时只有编辑动态和筹备新闻发布会两项工作。建立办公厅新闻发言人制度、办刊物、办网站,都是上世纪末和21世纪的事了。以人大自己为主成立大会新闻中心,也只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事。

笔者做过报纸、新闻局、协会、网站工作,前后四十多年,接触和参与了人大各类新闻活动,我认为,要推进人大新闻宣传工作绕不开人大新闻的特点这个问题。从人大新闻的特点中,我们可以看出报道人大新闻的若干原则。

内容广泛,是新闻富矿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外交、军事等方方面面。各级人大代表近300万,分布在各行各业、全国各地各民族中,非常广泛。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权力机关,具有立法、监督、任免、决定重大事项等权力,其新闻往往重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和常委会会议公开制度,有利于广泛传播。

以往一些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误解,与没有很好开挖新闻富矿有关。当然,富矿、优质矿不等于露天矿,不等于俯首即拾。大力开挖、深挖巧挖人大新闻富矿,应当是新闻工作者和人大工作者的责任。新闻工作者积极投身其中,也一定会得到回报。

政治性强,把握好导向

人大产生的新闻有极强的政治性。例如选举国家领导人、通过成立省级行政区的决定、通过法律,都是重大政治问题,绝不可随意报道。

如报道我国与西方国家会议交往时,说“两国议会间”就大错了。我国人大和西方议会至少有四点不同:第一、我国人大是国家权力机关、西方议会是立法机关;第二、人大与一府两院不是平等行权的,西方议会和行政司法机关是平等的;第三、西方一些议会通过法律后,宪法法院可以阻止,而人大就没有这个问题;第四、人大闭会期间常设机关行使法律赋予的职权,西方议会不设常设机关并经常开会。其他如说“人大代表参政议政”“议行合一”是我国人大制度的原则等,也是有问题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