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捐”新闻的尺度如何把握

   蒋连根

每年七八月份,帮助寒门学子圆上大学梦的爱心动员,即“关注贫困生,呼吁社会捐助”是大众媒体的常规报道。近年来,我的“吁捐”新闻帮助多名贫困生找到捐助人,圆了大学梦。与此同时,我的“吁捐”过程也曾遭遇挫折,甚至吃过“闭门羹”。对“吁捐”新闻如何融入人文元素,我认为可归结成一句话:“吁捐”新闻必须出于媒体记者的爱心,在采访及写稿过程中,必须把握好尺度。

采访有度:别伤害自尊心

我写“吁捐”新闻缘于一个电话。2003年高考前,皮影老艺人沈圣标对我说,如果有贫困大学生结对捐助,算上他一个。此时他已经资助了12名贫困学生上大学,还要预订一个。

因为“非典”,这年6月的高考变得非同寻常,各家新闻媒体均向高考生捧出一组组“爱心报道”。我也采访了一名高分考生,得知她的父亲患绝症花光了她上大学的钱,有可能弃学去打工挣钱。经女生和她母亲同意,我写的报道《这位女状元欲弃学挣“药罐钱”,谁来帮她圆上大学梦》出现在《海宁日报》头版。新闻写得有声有色挺感人,沈圣标打算认捐这个女生,我满心欢喜。不料,该女生的伯父和姨父一块儿找上门来说,女孩虽然家境贫穷,但她有七姑八姨,绝不会袖手旁观任她弃学。他们坚决不要资助,还指责我拿别人的身世作为新闻“卖点”,让他们丢脸。

对此,我觉得无辜也无奈,但还是陷入了深思和检讨。深度挖掘人物故事,通过展示人物故事吸引受众关注是当今媒体善用也常用的一种宣传手法。“吁捐”新闻以贫困生和家庭的感人故事为采访重点,能有效地调动社会爱心人士“善良”的本性,效果非常好。但由于贫困生的成长环境、教育环境不同,他们往往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而感到自卑,通常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庭的困难情况,宁可自己吃苦也不愿意向人求助,其原因是“认为会被别人瞧不起,会对自己产生不良影响”。我的“吁捐”新闻遭遇否定,根本原因就是伤害了贫困生的自尊心。

此后,我再采访贫困生时,十分留意捉摸对方的心理,避免再吃“闭门羹”。

报道有度:别把他们挂上道德烤架

2004年8月7日早晨,海宁宾馆总经理华小萍读着当天的《海宁日报》,《患肝病的爸爸停了药,给考上大学的女儿筹学费》的醒目标题窜入她的眼帘,读着读着,她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的名字有点儿熟,便下意识地翻了翻案头的招工报名表,“屠丽佳”,是她。华小萍立即去寻访这位女孩的家,看着母女俩的处境跟报上说的一点不假,这位女老板流泪了。

其实,这个女孩考上的是三本,必须支付高额学费,因为高考时父亲病危,她是流着眼泪参加高考的。《海宁日报》民生版以“爱心伴我上大学”为题,对这个贫寒女孩作了连续的“吁捐”报道,我采写了《一碗咸菜母女俩吃三餐》《她走进宾馆端茶盘》等7篇报道,以细腻的文笔讲述女孩在生活窘境下顽强求学的事迹,通过邻居的讲述,描述她与病父之间的亲情故事,并通过老师和同学的讲述,揭示出她淳朴的品质及高尚的人格。

9月19日上午,华小萍将一张6万元的银行存折递到屠丽佳的手中,为这个贫寒女生送上四年大学的全部学费。海宁宾馆还进行了一次捐助仪式,这时候,我突然发觉,在周围的人“骄傲地”看着贫困生在自己的帮助下“自强自立”时,那个女孩却面露难色。一问,她悄悄对我说:“我心里难受,我不知道今后该如何报答……”我明白,她的心头从此挂上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