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看问题角度差异。

执法机关的执法活动奉行“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而媒体为在激烈竞争中拔得头筹,往往从吸引读者(观众)的角度报道案件,这就造成一些责任心差的媒体断章取义、哗众取宠,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甚至弄虚作假。从“五七”案看,“富二代”撞死“大学生”无疑是一个很抓人、博取人们同情的角度;而肇事者父母“有钱有势”又是能激起人们仇富的话题;“庭审时出现了替身”则让人们在对此案快冷淡下去时又添上一把火。这一切虽然吸引了公众眼球,但无疑对司法活动造成很大干扰,并误导公众。

司法机关也有教训要吸取,那就是没有及时主动与媒体沟通以掌握舆论主动权。如果执法机关能在案发后及时向媒体全面真实地报告执法情况和进程,主动引导媒体的报道方向,那就会使媒体对案件的报道更及时、准确,不会自行猜测误导公众。

媒体与司法机关均需努力

原最高法院院长肖扬曾说过:“新闻采访讲自由,法庭审案讲秩序;新闻报道讲时效,司法诉讼讲程序;新闻评论在有感而发,法官裁判重理性分析;新闻报道追求轰动效应,司法裁判追求平息纷争。”新闻与司法,处在天平的两端,怎样找到平衡点?笔者认为,在了解这些差异后,双方都应在理解与尊重的基础上作出努力。作为媒体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去努力:

1.尽量客观、公正、全面地反映案件的全貌。

前面所述,媒体由于受客观条件限制,不可能像司法机关那样运用法律手段、经过法律程序层层揭示案件真相,但媒体从业者应以强烈的责任感,尽最大努力做到客观、公正和全面。要多听各方意见,反映不同看法,尤其是当事各方的陈述都要有所体现,不带任何倾向性,稿件中涉及案情的信息一定要有确切来源。切忌偏听偏信,以偏概全,道听途说,单向度炒作,甚至为“报道需要”刻意隐瞒、扭曲事实。对司法活动少做和不做主观的评论和分析,尤其避免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煽情”,这类报道的用语要符合法律规范,不掺杂感情色彩,客观而理性,改“诉诸感情”为“诉诸理性”。

2.媒体从业者应懂法、守法,提高自身素养。

记者在突发性案件报道中首先应尊重司法活动和当事人权益,很重要的一点是报道节奏要与正常的司法程序同步。《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第三条规定:“对于司法部门审理的案件不得在法庭判决之前作定性、定罪和案情报道;公开审理案件的报道,应符合司法程序。”在法制社会应当确立这样一种观念,当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相冲突时,必须为司法独立让路。

3.在突发性案件报道中,媒体间的互动与配合要慎重。

不要随意转载、转述、点评未经自己记者调查的所谓案情和事实。尤其对网络媒体内容的转载、引用更要谨慎。公众一般情况下对网络信息将信将疑,但经报纸、电视等一转述,就把这些信息放大,增强了可信度。

作为司法部门,也应从以下这三个方面作出努力,对媒体予以充分的理解和尊重:

1.司法活动接受舆论监督是我国宪法规定的重要原则。

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因此司法机关应懂得,舆论监督不等于媒体审判,不能为舆论监督设限,而应当以积极、开放的态度欢迎媒体对司法的监督。

2.不要滥用司法权力限制新闻自由。执法机关的执法权限是由法律规定的,行使权力不能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

目前我国一些法院作出的限制媒体采访报道、追究新闻报道责任的规定,没有法律依据,是对司法权力的滥用。

司法活动是司法机关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处理个案的行为,由此注定动用司法权规范传媒的行为必须是针对有司法管辖权的个案展开,而不能像立法活动或行使行政权一样,出台抽象的规范限制传媒报道活动,这就是说法院或法官只能针对具体的案件发布限制传媒报道的命令或裁判,而不能泛泛发布此一类命令或裁判。

3.考虑到新闻媒体的特点和新闻本身的特性,不能对新闻报道像司法文书那样要求完全准确、客观。

只要遵守了新闻报道的规范,基本事实确立,传播者没有主观恶意的诽谤、捏造,就不应追究其法律责任,一些小的失实之处可以通过媒体的更正、声明等澄清。 (作者单位:《浙江法制报》)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