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与新闻在案件报道中的平衡

     

2009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其中一些规定在传媒界引起很大反响,特别是第九条规定新闻媒体要被“依法追究相应责任”的五种情况。有人提出,目前法律对“恶意”“倾向性”“损害”没有具体而明确的规定,最后是否都由法官说了算,舆论监督特别是对执法活动的舆论监督还如何开展。但也有人表示理解和支持,认为近年来发生的一些突发性案件的报道,媒体给司法活动带来很大干扰,给司法公正造成巨大压力,所以应该有这样的规定来规范媒体行为,以防止屡屡出现的“媒体审判”。

新闻与司法的隔阂

其实最高法院已经不止一次出台关于司法宣传的有关规定,每一次均引发媒体与司法关系的讨论,其中是非曲直难辨。我国目前尚无法规规范司法机关与媒体的关系,因此最高法院的规定把司法与新闻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再次摆上前台。

理论上看,新闻报道与司法活动之间不仅不存在矛盾,而且还能起到相互促进的作用。但实际操作中,司法机关与新闻媒体之间一直存在隔阂,司法活动与新闻报道之间也存在不平衡现象。媒体说司法不公开,侵害公众知情权,不愿接受舆论监督。司法机关认为媒体报道超越法律范围,误导公众,影响司法公正。这种对立与不平衡,在一些突发性案件报道中表现尤其突出。

2009年5月杭州发生的轰动全国的“五七”交通肇事案,由于当地有关部门处理方式不当,加上少数媒体报道失范,经网络舆论发酵,传统媒体推动,社会舆论从一开始就倾向于“不良富二代飙车撞死大学高材生”“执法交警部门公正性存疑” 等论断,给当地政府和执法部门造成很大压力。

肇事车主被判刑后,执法机关对媒体的报道从7个方面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在这场突发事件中,媒体严重干涉司法活动、误导公众。然而,单方面的批评已经意义不大,因为这种媒体与司法之间的无形隔阂,不仅对这一事件涉及的各方,对社会和政府也已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新闻与司法的差别

这样一起并不复杂的交通肇事案,媒体与司法部门之间的看法竟会有这么大的差别。笔者认为,为了实现新闻与司法之间复杂的平衡,必须首先搞清楚新闻媒体与司法机关之间的特点和差异。

1.主体的差异。

执法机关工作人员大都经过系统学习培训,有丰富法律知识与执法经验。而部分媒体工作者未经法律专业学习培训,更无执法经验,所以在对案件性质进行定性判断时,一定要充分尊重执法机关的意见,切不可一知半解妄下定论。

“五七”交通肇事案中,众多媒体在公安、检察机关定论为“交通肇事”后,还不依不饶认为是“危害公共安全”“情节特别恶劣”,就有滥用舆论监督,干扰司法独立之嫌。但作为司法机关,也不能因此就可以不受舆论监督或反过来容易受到舆论的干扰。执法者应具有一定的抗压能力和抗干扰能力。最后,法院在这方面就做得比较好,判决时并未受舆论一边倒的影响,认为“认定其有特别恶劣情节缺乏法律依据”,并就罪名专门对媒体做了说明。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在事件中的一系列行为反映胡斌肇事时主观上既不希望事故发生,也不放任事故发生,对谭卓的死亡其内心是持否定和排斥态度,是一种过失心态,因此其行为不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

2.程序的差异。

执法机关的执法活动有着法律严格规定的程序。大到包括公、检、法三部门的权限、分工及配合,小到出警时的人数、时间及现场勘察流程等等,都有详细规定。发生案件,一定要各警种配合,依法律赋予的权力,按程序、分工一步步甑别真伪、查清事实、分清责任,任何人不能越权或违反司法程序。而媒体讲究一个“快”字,发生案件没有规定要多少人按什么流程才能做报道,记者也没有法定的侦查、取证、询问等权力,其了解事实真相受到许多客观条件限制。这就形成媒体往往比司法机关抢先向社会公布案情,而媒体的抢先报道往往存在着不尽客观、不够完善、不太准确的情况。但反过来,执法机关也不能漠视公众知情权,拒绝公开执法信息和执法程序。实际上,公开透明是司法独立与公正的最有力保障。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