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下的都市报中,比较流行一些“网事”之类的版面——专门报道一些在网络上的帖子或事件,其中很多属于不良信息二次传播。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不断涌出的“XX艳照门”,就是关于艳照的一系列事件。最典型的是2008年初的“艳照”事件,本来这些格调低下、内容低俗的图片,一开始只是在一些论坛上流转和传播。然而,随着传统媒体的介入报道—当然多数报道都亮出“批评”“谴责”“反对”的观点和立场—“艳照”事件得到了更广泛的“宣传”,一些人从传统媒体得悉信息,而后加入了刻意搜索和传播的队伍当中,甚至有人借此刻成光盘兜售,使“艳照”事件的“受众”范围得以迅速扩大。这种“导负”效应使有关媒体对此事件报道时的否定性、批判性评论相当乏力,甚至成为嘲讽。

正因为看中了这种不良信息可以借助媒体报道而进行传播的“功能”,使得近年来的网络炒作者频频借力以达到一些目的。2010年初,发端网络的兽兽视频事件,也是随着传统媒体的介入报道,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一事件,才演化成另一出“艳照门”。最终,事件被证实是一个并不知名的模特,借此上位出名的炒作手段。这类不良信息的二次传播冲击了社会伦理底线和道德底线。

导向失偏的蛊惑效应

一般说来,新闻事件越是显著,其影响、效应、冲击力越大,感染力越强。如果对这个新闻事件的报道传达的是正面信息,当然是好事;若传达的是负面信息,其感染力就变成蛊惑力。郑民生案的报道在一定程度上就体现了这一点,郑民生案之后的5起类似恶性案件接连发生,多多少少应归咎于这种蛊惑效应。

近几年,“彭宇案”一度成为公共事件,更发展演化成一个社会现象,使公众固守的传统道德观念受到非常大的冲击。我们逐渐发现“彭宇案”效应已经超出我们能够把控的能力,当道德走向发生社会集体困惑和逆转时,我们却不能不回头反思事件最早的舆论导向是否失偏。

南京彭宇案发生于2007年,彭宇称因搀扶摔倒的老太太,被告上法庭。因法院判决彭宇赔偿4万5千元而受到媒体关注并加以报道。最后案件在2008年以和解的方式结束(彭宇赔偿1万多元)。从案件本身来说,真相至今未明,青年彭宇到底是不是救人、是不是撞倒老人,没有绝对定论。然而,经过媒体的报道和解读,舆论和公众理解最终绝大部分偏向于彭宇,并引发了全国性的道德讨论—做好事见义勇为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大风险?

而正因为媒体导向的倾向性过于强烈,把一个本来真相未明的民事纠纷,上升到了道德风险的高度,使“彭宇案”效应得以迅速传播。各地老太太跌倒无人敢扶的新闻频频出现,媒体在报道时也纷纷拿彭宇个人单方角度“搀扶摔倒的老太太反成被告”来说事,无形中又对扶老太太的危险性进行了一番蛊惑。在这种语境下,人们会把“彭宇案”作为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类似的事情时的标尺来衡量得失,那么道德水准的跌落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媒体报道,2009年2月15号,一位92岁的老太太摔倒在南京解放南路人行道上,口吐白沫。过往行人无一理睬。体育舞蹈教练魏永玲从旁路过,只好拉住9名路人见证老人摔倒与她无关,然后打电话报警。报道一出,再次引起舆论的哗然,公众慨叹做好人难。这件事表面看上去跟“彭宇案”很类似,但报道角度也并非具有唯一性。假如当初报道时,能撇清跟彭宇案的关系,能从9人愿为魏永玲作证的角度切入,热心扶人+热心作证的格式,那么就能印证扶跌倒的老太太就不再是一个“高危”行为了,从导向上来说就更具有积极意义。

这种初始报道导向失偏的情况,在许霆案和老太太捡钱案以及之后的若干“XX版”的衍生里,也可清晰见到。其实再回头来看彭宇案,假如最早的报道仅仅着眼于彭宇和老太太双方各执一词、真相难明的角度,可能就不会发生其后的弥漫社会的道德疑惑之态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我们遇到一个新闻线索时,先别急于找最能吸引眼球的角度,而是该想想这个事件或这个角度有可能引发的社会效应是正是负,只有提前预估,才能避免导向失偏的蛊惑效应。

“导负”效应也是媒体导向的重要体现,导向并不只是单纯的政治导向,还包括价值导向、情感导向、审美导向、心理导向、伦理导向、行为方式导向等等,处理不好都会集中地表现为政治导向。因此无论报业竞争如何激烈,无论社会环境多么复杂,媒体人都不能忘掉新闻本身所承担的社会教化的引导责任,必须谨防不良信息和新闻的导负倾向。从编辑意识和技术处理上都要尽量避免新闻报道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合理运用舆论监督的力量,规范社会行为,引导道德走向,传递有效和有益信息满足受众需求,以此来维护媒体自身的形象和公信力。 (作者单位:大连晚报社)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