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为严峻的是,《新闻周刊》为了与互联网新闻区别开来增加了许多观点和意见的内容,本应以客观新闻报道为主的新闻栏目则显示出极端的批评,无论是美国政府、以色列、还是经济和商业。然而许多《新闻周刊》的读者之所以阅读这本杂志是由于从中得到许多事实,当“事实模式”转型为“观点模式”时,许多原有读者不能接受一本新的“告诉人们应该怎么想怎么做”的《新闻周刊》,因而许多读者不再订阅或购买这份杂志。

鉴于财务数据无法得到改善,2010年5月5日,《华盛顿邮报》公司宣布出售《新闻周刊》。《华盛顿邮报》公司在宣布出售的内部会议中承认,在过去两年里《新闻周刊》的财务亏损高达数千万元,虽然采编人员做出许多尝试和调整,但未来杂志盈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新闻周刊》出售的几个标准是:价格因素、《新闻周刊》的未来以及在这里工作的人的未来。《华盛顿邮报》公司将出售杂志的新闻公之于众以便吸引尽可能多的潜在买家。

美国新闻类周刊何去何从?

经济衰退给杂志行业带来连续的打击,2008年杂志的广告版面缩减了11.7%,新闻类杂志主要依赖的广告投放量急剧下跌—如汽车广告、医药品广告和金融服务类广告。新媒体时代将运行了近一个世纪的新闻类周刊推向一个十字路口:要么转型,要么消亡。美国新闻类周刊的从业者做出许多努力来探索转型的策略以应对新媒体带来的危机,这些策略可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提供详尽的分析。

新闻类周刊的核心优势是提供分析,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的确存在一个以分析为主的、非意识形态驱动的新闻类周刊的市场,填补这个市场会带来很大的商业机会。周刊这一形式和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节奏仍基本相符,多数美国人没有时间或兴趣阅读当天所有的海量信息,如果一本杂志能够对新闻事件进行清晰的分析和解释,这无疑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二、改变出版周期,同时融合互联网的优势。

例如《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自2009年起从周刊改为月刊,并将重点放到互联网上。从内容看,网络版的《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增加了许多内容为消费者提供建议和引导,如“旅游”“共同基金排行榜”等栏目,每月访问量达700多万人次;该杂志并未完全放弃新闻报道,而是创办了收费的电子版的“每周政治新闻”,目前用户为9.3万人。从印刷出版物转型为电子出版物最核心的环节是向广告商做解释工作,因为广告商误以为电子出版物仅仅是将纸质杂志直接放到网络上,其间需要解释与沟通令一些大的广告商对电子出版物的运作模式加深理解。该杂志的“汽车”栏目会介绍最新的各个品牌的汽车,中意的读者可从汽车经销商那里获得最优惠的价格,每个月大致有12000人经由汽车栏目介绍而去咨询购买汽车。目前来自电子出版物的收入占《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总收入的60%。

三、通过压缩采编人员以降低成本。

英国杂志《周刊报道》自2001年起在美国发行,发行量超过50万份,这一杂志仅有编辑人员15人,几乎所有内容都是新闻和观点的高度浓缩版本,而且杂志不必为这些在其它出版物上出现过的新闻和观点付费,极大降低了成本,近来《周刊报道》显示出上升势头。

四、从大众兴趣转向特定市场。

针对特定市场最成功的案例是《经济学人》,这份来自英国的杂志正在入侵美国国内新闻杂志市场,《经济学人》以带有英式风格的英语写作,主要报道商业和经济新闻,该杂志定位为中上阶层,在美国的发行量接近80万份,在过去7年间该杂志发行量翻了一番。

2008年经济危机时,在《新闻周刊》和《时代》杂志广告收入以二位数下跌的同时,《经济学人》逆市飘红,2009年广告收入比上年增长25%,《经济学人》从读者和广告商那里同时收取溢价。

《经济学人》在新闻类周刊面临集体危机的情形下为何能够一枝独秀?最核心的因素是其独特的定位,与大众兴趣的杂志不同,《经济学人》将自己的读者群定位为受过高等教育、许多是有影响力的管理层和政策制定者。《经济学人》的独特策略是对事件进行坚实的调研,大概每两周左右《经济学人》都会就某一议题发布特别报道,例如水资源、债务、博彩、世界经济、国家的作用、森林等。对于许多人来说《经济学人》是唯一一本每周都会一页一页仔细阅读的杂志。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南海校区中文系)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