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城乡结合部”吗?

  新华社老干部局  秦殿杰

近日读报发现有一个词语经常见诸报端,那就是“城乡结合部”。举例如下:

《人民日报》1至4月就出现了十多条这样的写法,如2月27日5版《感觉他跟亲人一样》:“道里区城乡迎宾社区地处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聚集”;4月10日7版《农田到餐桌,铺就绿色通道》一文“为长沙市城乡结合部的黎托乡”。

《新华每日电讯》1月26日第八版,《农民工子女寒假还过得好吗》一文的第二段写道:“十岁的子文在哈尔滨市城乡结合部的一座小学读四年级”。

《解放军报》1月31日二版《核心装备保障能力嬗变》中说:“在城乡结合部,某所建起防电磁干扰室”。

以上例句中的“城乡结合部”都写错了。正确应当是“城乡接合部”,意思是指在地理位置上城市与乡村相挨、紧密接合,纯粹是个地理的概念,而不是像“工农结合”那样的政治概念。之所以弄错,恐怕是记者、编辑、发稿人没有分清两者意义上的不同。希望提醒注意,莫在混淆不清了!

莫难为了采访对象

  广西南国早报社 刘飞锋

大儿子注射乙脑疫苗后,得了乙脑;小儿子喝了三鹿奶粉后,患了结石。这是山西省交口县回龙乡一个家庭的遭遇。遭遇曝光后,各路记者蜂拥而至。

男主人被记者反复追问,儿子是怎么发病,怎么抽搐的,抽了多少次……还有记者要求他“比画模仿一下”。

这样的场景我也常常亲历。最近一次是4月中旬去采访广西崇左一位抗旱英雄,一个村民小组长带伤领着群众找水,不幸倒在寻水路上,献出了年仅44岁的生命。在采访他母亲时,有记者提出异议:这老人怎么这么冷漠,怎么就不哭呢?当地干部听到后马上去做老人的思想工作,这位年过七旬的母亲才很配合地哭天抢地起来,摄像机的镜头这才进入状态……

诚然,新闻采访追求现场、追求细节,难免要给采访对象带去这样那样的打扰,甚至伤害。但只要记者多一些人文关怀精神,少一些所谓的“新闻专业主义”,将心比心,在采访中尽量避免或减轻对采访对象造成“二次伤害”,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少给乏味活动捧场

  河北张家口宣化区宣传部  陈晓东

经过一番激烈比拼,大连小伙子以3分钟吃下34颗七星椒的成绩获得“吃得快”项目的冠军。

南滨路实施了交通管制,露天摆了1182火锅台,近7.6万人共吃掉约51吨毛肚、鸭肠,整个南滨路成了一片火锅的海洋。

女子一分钟生吞68条活虫获比赛冠军。

……

如今,一些媒体对此类比赛大肆炒作,把刺激当快乐,将无聊当做有趣,一些媒体不惜笔墨大肆渲染,真不知道目的何在!

新闻媒体是引导舆论的重要阵地,报道应该倡导健康科学、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让人们在积极健康的活动中得到美好的精神享受,这不仅是商家在促销等活动中需要改进的事情,也是新闻媒体社会责任的体现。我认为,媒体要少给此类乏味活动捧场做嫁衣,对其的宣传适可而止,最起码也要做到不渲染、不捧颂。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