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刀子一样的问题抛过来,说着说着人们就会哭,而此时,电视镜头通常拉得很近……这是我们大家不难见到的灾难或突发新闻发生后记者现场采访的情景。

假如我是被采访者,假如困境中记者的话筒伸到了自己的嘴边……在“尊重”“尊严”的拷问与思索中,在职业道德的底线面前,记者究竟该如何处理好追踪、挖掘、完成采写任务与理解、体恤采访对象的关系?面对哀伤、冲突亦或隐私,怎样选择或是放弃?怎样把伤害降到最低?前几期我们讨论过“破解采访难”,现在从另一个角度看。

假如我是被采访者

—从尊重采访对象的角度看

 

退出,不等于逃避

   刘飞锋

像一只凶猛的猎鹰,不顾一切,随时随地抢抓新闻,也许这是一名好记者的职业生命。可记者却常常面临这样的拷问:当你的介入,增加了别人的负担,打扰了他人正常生活,去还是不去?当你的采访,给他人带来二次伤害,采还是不采?当你的新闻,会对他人的命运造成某些改变,是继续还是放弃?

给生命让路,记者必须恪守的底线

当采访与生命救援、生命尊严“狭路相逢”时,我选择为生命让路。

2007年1月12日的一个新闻现场,我做了这样的抉择。当天,广西桂林的一口废弃枯井,困住了两名外地男子:一男子不慎坠入50米深的枯井,其朋友下井施救时也一同被困,群众发现险情后报了警。

这个突发事件具有较高的新闻价值,当地报纸、电视台10余名记者闻讯后赶到现场。而我却在现场看到了不和谐的一幕:为了抓拍精彩的救人瞬间,有人身体前倾将相机伸进井口;有的爬上井边危险的石山;更有甚者干脆扑倒在地,把头悬空伸向井中,如此种种,险象环生。为抢新闻,他们忘了自己的安危,也忘了消防官兵正在展开紧张救援,更忘了被困井下人员的渴盼。我不时听到消防指战员的“请求声”:求各位记者注意安全,求记者们让一让,别挡着战士救人。而我,只选择在一旁静静地目击救援经过,用相机克制地记录现场。

敬业,是做好新闻工作的必备素质,但记者在敬业的同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不能忘记,那就是社会责任:保护自己生命安全的责任,尊重他人生命的责任,救人和协助救人的责任,最起码要做到不妨碍抢救他人。作为记者,抢抓最有视觉冲击力的照片是基本职责,但生命永远比新闻重要,救人永远比采访重要。

不打扰,也是一种支援

大灾难,是新闻的大熔炉,记者的大考场。2008年5月12日那场震惊世界的大地震,让我完成了一次职业灵魂的洗礼。

5月27日,通过千般努力,我终于获得进入震区采访的机会。可当我满怀激情和热血来到震区,仅仅采访了3天,就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