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弱者的眼睛蒙尘》中:“当看到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证明李某有罪时”的评论用语不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媒体的报道是基于侦查起诉阶段的刑事案件情况,案件并没有经过法院审判,所以媒体报道违反了罪刑法定的刑事法律原则。媒体报道中“有罪”的表述虽然是引自公安部门的起诉意见书,但是表述不当,对原告的名誉、社会评价会起到明显降低结果,具有一定过失。特别是相关报道标题使用了“禽兽”这样的侮辱性语言,是对公民较为严重的损害。即使是原告的行为最终被审判机关确认是一种罪行,成为罪犯,但是他的人格同样与其他公民一样,享有平等的权利而受到法律保护。因此,媒体报道损害原告名誉的事实清楚。

最终法院判决:考虑到本案涉及个人隐私,如果被告公开赔礼道歉,可能会加重对原告的损害,因此最终以媒体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为结局。而且由于媒体的报道主要是援引自原告女儿所说的话,主观过错较低,所以,媒体只承担合理范围的赔偿。

李某涉嫌强奸案一案最终以强奸罪判刑,败诉媒体在最终报道中使用了中性词,李某构成强奸犯罪,没有再使用“禽兽”之类的语言。

媒体应尊重人格权

按照法律规定,不但犯罪嫌疑人享有人格权利及尊严,即使是已被判决的罪犯,按照法律规定,也应享有人格权利。因为他们仍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们虽然失去了自由,但政治权利没有失去,人格权利也没有失去。即使是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的在押罪犯,他们仍享有人格权利,只是不再享有诸如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等政治权利。

从上述新闻侵权案例看,法院的判决所体现的思想是随着社会法制环境的进步而进步的。现在将原先针对流浪人员的带有一定强制性色彩的收容遣送站,改变为带有社会帮助弱势群体的求助站,体现了政府对人性的尊重,对人格的尊重。

具体在法制新闻、社会新闻报道中,要跟上社会的进步,注意对嫌犯、罪犯人格的尊重,就罪行论罪行,就社会原因论原因,使用措词应准确、严谨,千万不要因为是嫌犯、在押人员或罪犯,就可以随意使用未经核实的素材以及带有贬低、侮辱人格的语言。

近期重庆的“打黑”案,在全国甚至世界均产生了巨大的新闻冲击力。其中若干媒体报道了文强弟媳妇开设赌场,殴打进入赌场侦查的便衣警察等内容,便有媒体具体写明其包养情人之类的内容。之后,又有媒体报道其矢口否认包养情人一事。从该类报道能看出,媒体似乎处于强势,加之增加卖点的观念,有记者热衷于这类内容的报道。但是,从人格和法制角度看,首先,如果确实如此,谢包养情人如果不涉及犯罪情节及赃款的去向,这种行为只是社会道德部分,并非犯罪行为;而且即使有证人讲述了类似包养情人的内容,司法机关一般不会逐一进行核实,除非这种行为与犯罪行为有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将此作为卖点大写特写,极有可能出问题。应该注意到,这节事实可能没有严谨的证据,因此可能忽视对当事人的相关人格权的尊重。(作者单位:《大连晚报》)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