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事实,为什么会败诉

—一起名誉侵权官司的反思

   高江宁

大连一家都市报曾经报道过这样一起案例:

大连普兰店市某镇村民李某到报社所在地法院状告报社,因为这家报纸的记者根据采访原告的女儿及原告妻子的陈述以及当地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等书面材料,以“数百居民声讨禽兽父亲”等题目报道了李某(化名)8年内对女儿性侵犯等问题,分别以《别让弱者的眼睛蒙尘》《痛斥禽兽父亲》为标题连续报道。李某认为新闻严重失实,无中生有,作者使用了侮辱性语言,导致名誉权受到侵害,要求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费5万元。此案有公安机关的侦查笔录,嫌犯的供认等,且报道使用了化名,这起官司记者似乎必胜无疑,但是,法院的判决和判决书上的相关表述给媒体上了一堂生动的普法课。

犯罪嫌疑人的人格权利

同样受法律保护

在对普通公民的有关报道中,媒体人通常比较注意尊重个人的人格权、隐私权、名誉权等相关权益,但对违法者、犯罪嫌疑人、罪犯,则往往带有一定的随意性,有时,为追求卖点,文字带有相当的“感情色彩”。

分析这个案件为什么会败诉,对新时期新闻媒体加强自我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名誉权属于人格权的一种,是公民和法人依法享有的,对其自身属性和价值所获得的社会评价加以保有和维护的权利,在公民的名誉权与舆论监督权之间划清正当舆论监督与侵权的法律界限,是本案的关键。

新闻报道是否严重失实,有无侮辱原告名誉的内容是双方争议焦点。事实上,媒体的报道素材经过必要的调查核实,所报道的内容符合原告女儿及妻子本人的陈述,并有公安机关权威的消息来源,因此,材料的发表经过受访人同意,且如实报道了原告女儿的控告内容,基本事实属实。所以,在这一点上,原告提出的“无中生有”的理由不能成立。

而且媒报道也履行了部分必要的注意义务,比如,没有使用真实姓名而使用了化名,原告女儿也使用了化名。然而,媒体使用了原告妻子的真实姓名并交代了案件的具体地点,使报道指向的对象即原告能够被读者辨识,指认,所以会产生名誉权受到侵犯的问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