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张严平已经是我的作者;有一次,我拨通手机问“请问是张严平老师吗?”“对……嗨,什么呀!我是张严平。”那时的她已经享誉新闻界,面对后辈却如此谦虚,这件小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翻阅作品可以发现,她笔端常带感情,因微小的细节为采访对象感动着、担忧着、祝福着,读来却毫无造作之感,自然、引人共鸣,在写作方面似乎掌握了旁人无法偷师的技巧。其实她的秘诀很简单—带着一颗真心走近。

人如其文

—记第十届长江韬奋奖长江系列获得者、新华社领衔记者张严平

     本刊记者   

张严平,1982年从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进入新华社国内部,多年坚守一线,以人物通讯写作见长。2005荣获“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2006年被推举为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第七届理事会特邀理事;2007年当选为中国共产党十七大代表;2009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并获第十届长江韬奋奖(长江系列)。

作品多次荣获新华社、中宣部、中国记协等各种奖项。其中,长篇通讯《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荣获第1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长发披肩、平底鞋、休闲服,这是张严平的标志性装束。当了近三十年记者的张严平其实在用这身打扮“说”:我能随时出发。

“不开窍”的较真

有人说,有的记者善于发现问题,而有的记者善于发掘真善美,张严平显然属于后者。

1982年,张严平从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新华社—这正是她的心愿。小时候,《人民日报》上新华社记者的文章让她崇拜不已。毕业后到单位报到第一天,站在社南门外看进进出出的记者,她觉得每个人都了不起,“都像谜一样让人浮想联翩”。

张严平从小就很内向。直到现在,她也不能说是健谈的人。但也许是太喜欢记者的工作,她采访极认真。在集体采访中,张严平从不会有一丝敷衍。“我享受和采访对象聊天的过程。”张严平说,有时,有的记者急于早日完稿会不顾对方感受问那种生硬的问题,但她坚信真诚的沟通才能收获真实的材料,而这,是稿件质量的基础。“也许一天只收获了一句对稿子有用的话,这同样值得。”

从跟着老同志学习写消息到现在带领年轻人打磨稿件,张严平业务上已经成长为新华社的一面旗帜。而很多时候,她又是“不开窍的”:她从不向领导提要求,但有时又敢为稿件中的一个用词较真……

“没有采访,就彻底无能了”

今年年初,新华社专门成立了“张严平工作室”,为她打造精品提供了更好的平台。助手余晓洁提到一件“趣事”:几个人约好八点出发去采访,结果七点半人就全部到齐动身了。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张严平从不迟到”,以至于人人都早到了。

一有采访任务,张严平总是立刻动身,她自认“没有采访就彻底无能了”。

最典型的是去四川采访马班邮路的王顺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记者们很吃惊,因为他见到生人以后特别紧张。他一辈子就是一个人、一条路、一匹马走邮路,很少和大山外面的人接触,他不知道说什么。问他一句话,他就只能蹦出三五个字。“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人物采访起来太困难了,因为我每采访一个人时都希望能和采访对象交谈,交谈才是了解一个人内心的最好方式。但是王顺友基本上谈不进去,甚至问他很多概念他都不懂。”张严平说,记得当时有个年轻记者问他,“老王,你走了20年这条路,是怎么体现你的人生价值呢?”,他当时望着记者看了半天,脸憋得通红,最后只是吐了一口气,因为他就不懂这个词。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