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的传播机制及阻断策略

   郑保卫 陈建平

在当今社会的新闻信息传播中,“谣言”成为媒体、政府和公众不得不面对的重大课题。以2009年发生在乌鲁木齐的“7· 5”事件为例,事件发生后,乌鲁木齐又经历了谣言四起,社会动荡不安的过程。

一般来说,“谣言”被认为是“一些未经证实却被广为传播的信息,其内容具有不确定性同时暗示环境中可能存在潜在威胁,能够提高人们对环境的警觉。”①。从这个定义看,确定谣言的要素有二:一是未经证实,二是广为传播。据此,对2009年7月5日至9月5日流传在乌鲁木齐的说法依据以上原则进行归纳整理,得到共31条谣言。对这些谣言内容进行分析,可以找出谣言产生的心理和社会机制,尝试探讨阻断谣言的策略和方法。

谣言产生的心理机制分析

1.谣言内容分类

孙嘉卿等人曾经提出对谣言内容进行分析研究的五个指标,即:内容分类、信息来源、传播效果、谣言指向以及谣言意图的方法。考虑到信息来源与谣言产生的心理机制关系不大,而传播效果与谣言指向和谣言意图又有重合之处,笔者认为,通过内容分类、传播指向和传播意图这三个指标足以分析出谣言产生的心理机制。

将谣言根据不同指标进行分类可以得到三个图表。

2.谣言产生的心理机制分析

信息控制和宁信心理

心理学家发现,面对发生的事件,人们首先考虑的是采取行动,改变环境,而当遇到困难,无法采取行动时,他们会试图去理解和解释事件。心理学研究还表明,获取信息是一种控制形式,此称“信息控制”。所谓“信息控制”,是指当个体获得关于有害事件本身的信息时所产生的控制意识。这些信息包括:该事件会产生怎样的感觉,它将在什么时候发生,引发它的原因是什么,它涉及到什么程序,它会持续多久,等等。

据此分析“7·5事件”后谣言的内容。我们看到,“7·5事件”后,关于外边局势、伤亡和遭遇、二手房交易善后处理的谣言,分别占28%、19%、6%,这些谣言旨在提供事关百姓生活的最基本方面的信息,我们称之为信息类谣言。信息类谣言表现出的正是百姓试图了解事件以确定自己的应对方式和缓解紧张的心理状态。这是恐怖事件后,信息类谣言极易产生的心理机制。   

同时,安全形势的信息可以指导百姓出行和日常生活,伤亡和遭遇的信息能让百姓对事件有清楚的认识,进一步指导今后的生活。对这类信息,百姓心理就是“哪怕我知道它80%是假的,可是,万一它是真的怎么办,所以,我就打电话告诉家人和朋友。”这被学者称之为“宁信心理”,是突发事件后信息类谣言得以传播的一种心理机制。

归因心理和次级控制

根据Rothbaum等提出的次级控制理论的解释,当人们面对不能影响或控制的环境(即他们失去了初级控制)时,他们会试图解释和理解当前的情况,使焦虑得到解释和正当化,从而获得次级控制。

次级控制中解释的环节便是归因。归因理论考察的是行为可察觉的原因,而不是真正作用于人或影响一种结果的决定因素。

7·5事件”后,有关当地高官的问责情况,自治区高层“7·5事件”当晚的决策情况的谣言合起来达到35%。这类谣言不指向信息获得,而指向情绪发泄,是情绪性谣言。情绪性谣言反映的就是百姓在遇到事件后的一种普遍而正常的归因心理。归因心理是情绪性谣言产生的心理机制。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