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只是深入生活的一个突破口

  盐阜大众报社  方群

翻看一家都市报,被一则新闻吸引,标题为:《武疯子街头舞镰刀》。写的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挥舞长柄镰刀,在县城大街上乱喊乱叫,随时有伤及他人危险。民警和联防队员赶到现场,经过反复周旋,将其制服。从题材的品位、主题看,从反映生活的深度看,这篇新闻都不算上乘,但毕竟是记者从大街上发现的,从现场抓到的,不失生动性和可读性。

我请稿件作者谈谈采写经过。他说:“我有不少朋友、报料线人,他们发现哪里有突发事件和新闻线索,发信息给我,我立即赶去采访。”他欣喜地说:“大街上每天有新闻,昨天有人点了好酒好菜,吃完说没钱,我赶去采访,今天见报了。今天又抓到一则新闻,一个老头在一家美容店嫖娼被抓,稿子已经写好,马上发编辑部,明天见报。写新闻,要写就写有故事的,要写就写吸引读者眼球的。”我看两篇稿件标题,一篇叫《吃完霸王餐耍赖》,一篇叫《七旬老汉做丑事肠子悔青了》。

然而,我要说的是:大街上的事不是每一件都能上报纸,获取新闻不能单纯依赖线人报料。一个是:新闻线人报的料,不少是负面或低级趣味之类。一张报纸这样的料用多了,不但不能提高品位,相反,还会陷入低俗媚俗之风,为大多数读者诟病。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编辑、记者图省事,根据线人报的料,再添点什么、加点什么,登了出来。这种由二手货加工出来的新闻,肯定会走形变样。有一种可能是,线人的料也是别人提供的,几个人一传,发表出来的新闻,与事实根本不是一回事了。

报纸应当有追求,追求高格调、高品位;记者应当有追求,追求真、善、美。一篇新闻作品,除了题材独特和典型外,还应体现作者高尚的人格,健康的情操,向上的激情,向善的一颗心。有些作者,为使作品引人注目,或者说为使自己引人注目,抓住一些所谓吸引眼球的题材,样式上追求一种酷,标题上追求一种冲击力。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一时流行,但也不过流行于一时而已。赢得注目和赢得尊重是不一样的,花枝招展可能引人注目,但不会得到尊重。胸怀责任感,下笔有准绳。一味迎合少数读者眼球,甚至不惜放弃为文操守,无异于饮鸩止渴。

大街连着小巷,小巷连着寻常百姓家。何处巷头无阳光?何处巷头无风雨?家家都有高兴的事,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不妨把大街作为深入生活的一个突破口,由此向生活的广度进军,向生活的深度开掘。一群骑电瓶车的年轻男女,拥进一家企业大门。知道他们生存状况如何?有多少月光族?有多少急嫁族?偶尔也作登楼望,万户千灯不是家,知道他们对楼市房价多么关心?能否与他们同吃、同住、同打工十天半月?

闲暇与邻人路边对弈,引来多人围看。这边人说:“不能浅尝辄止,走一步须看到三步、四步。”那边人说:“谁赢得最后,谁走得最好。”良有以也。我推子再思:文道亦如棋道,不求一步两步火火火,但求走得更长远。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