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温度与高度

  陕西宝鸡陈仓广播电视局  王耀林

在一则地方领导送温暖的电视报道中,用了近五秒钟的近景展现贫困人员接受慰问金的场面,接着是十多秒慰问金、贫困人员的面部表情、伤残腿部、家庭困状的特写画面。观众清楚地看到:残疾的贫困人员竭力闪开镜头,很不在意地把慰问金抛在炕头,送温暖行动让人感觉不出暖意。这样的镜头无疑伤害了贫困人员的自尊。细看媒体,类似这种缺乏温情的无意伤害随处可见:经历了生死考验,刚刚被救出,伤员气儿还没缓上来,我们便对准了镜头,递上了话筒,要其大谈被救的感受。一位孩子犯了罪的母亲,伤心欲绝、泪水洗面时,把镜头对准她,称:犯罪嫌疑人家属如何如何。

对于困难群体,确实少了些温情;对于社会,媒体真的缺乏一点温度。

温情、温度的缺失,在于新闻媒体人文高度的差距。在“5 ·12”汶川地震报道中,一家媒体在报道震后学校时,照片中只出现了残楼下令人伤心的小书包和残物中的小鞋子。谁能说这样的报道没有震撼力。我惊叹记者的深情,感悟到这家媒体对遇难孩子和父母的真情。相形之下,媒体伤口撒盐的细节太多了。尊重困难群体,尊重弱势的感情是人文关怀的具体体现,是媒体对社会应有的温度。当媒体人自觉践行人文理念,对社会充满温情和温度时,自身的高度也会随之树立。

媒体的温度源于社会责任。面对社会矛盾多发期的现实,媒体应适应时代要求,成为促进各种矛盾解决的“催化剂”,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粘合剂”。在报道实践中,不论是正面宣传,还是监督类报道,都应该从社会责任出发,说温情话,做暖心事,切忌片面化、简单化、表面化。

温度形之于温情,温情来自新闻人的感情积累。媒体人首先要做一个对人民有感情、有激情的人。要提高理解和表现特定环境下特殊情感的能力,就必须有深厚的感情积累。一靠自身高尚的情操培养,二靠在与民众同生活、共命运中吮吸,三靠在民族传统文化精华中摄取。关键在于向人民群众学习。倘若没有深厚的感情积累,新华社记者张严平就不可能把乡邮员王顺友与山民、与马的感情表现得撼动人心,就不可能把汶川灾民那种坚强的生活信心和珍惜生命的感情描写得令人振奋。有深厚的感情积累,就有对民众感情的理解和尊重,有尊重就会有温度。

温度表现于温情的语态。应该懂得对老百姓的起码尊重。尊重他们的形象,尊重他们的隐私,尊重他们的感情,尊重他们的生活状况。对困难群体的现状应有历史的态度,对他们思想、感情、行为缺陷应以宽容慈悲的情怀,入情入理的引导。要学会用老百姓喜爱的方式表现老百姓的情和爱。真实最有生命力,平淡最有震撼力。说实话、见实情、用短语是老百姓的基本语态,我们应该在生活中不断学习。

媒体的高度来自对社会的温度,温度来自记者对大众的深情。让我们学会温情说事。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