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旱之下,经济记者当为“分析师 ”

  王淑娟

如果不是各媒体图文并茂地将云南大旱呈现在读者面前,国人很难想象心目中郁郁葱葱的彩云之南因为百年一遇的大旱土地龟裂,一切黯然失色。

干旱有一本“经济账”

今年2月起,《春城晚报》经济新闻中心开始密集关注这场大旱对云南省农业甚至工业生产方面的影响。干旱威胁着灾区人民的菜篮子,在云南晋宁县的一些乡村,村民们开始上山挖野菜吃。农业生产更是受到致命打击,农民没菜可卖,收入锐减;蔬菜企业没菜可收,大量已签订单不能按时交付;市民菜篮子问题显现。

《春城晚报》对云南省的蔬菜、花卉、茶叶、咖啡、橡胶、蔗糖等产业进行了调查。通海宋威蔬菜公司早在几年前就凭借云南优质且具有价格优势的蔬菜在泰国市场上称雄,不仅占据了当地沃尔玛等大型商超的新鲜蔬菜货柜,还把长期控制泰国蔬菜市场的澳大利亚等国家厂商竞争了出去。由于百年不遇的大旱,花冠发红的花椰菜已经不符合出口标准,国外市场供应受到威胁。云南的蔬菜出口公司大多与通海宋威面临的局面相似,巨额的违约金直接威胁到蔬菜企业的发展。

蔬菜产业受大旱天气的影响并不算最为严重的,蔬菜生产周期短,只要降雨,农户就可以立刻投入生产。但是咖啡、橡胶等产业因为旱灾可能面临未来几年颗粒无收的局面。在云南咖啡行业协会媒体见面会上,协会会长熊相入多次提到云南咖啡产区受灾最为严重的保山璐江坝,“本该是娇艳欲滴的咖啡豆成熟的季节,但现在成片的咖啡树枯萎,已经挂果的咖啡豆早已停止生长。”本该是云南咖啡发展的关键年,却因为一场天灾,产业损失达到6亿人民币。

“宣传员”与“分析师”

连月的采访,各行业人士都说过一句相同的话,“通过这次大旱考验,更让云南农业深刻了解到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坊间一直有一种说法,如果云南的水利建设或者说是农业基础建设做得牢牢靠靠,面对这次大旱损失就不会这么严重。云南水资源丰富,山明水秀,森林葱郁,山麓有股股清泉,沟壑有滔滔江河。也许人们意识不到会有连水也喝不上这一天。

通过这一次大旱的严峻考验,中国人都应该了解到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农业是工业的命脉,任何时候都要把农业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民以食为天,吃喝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没有粮食,再好的工业基础都不能发挥作用。农业不是想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的事情,必须动真格的,麻痹不得。假如遇到大面积自然灾害,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一名经济新闻记者,在自然灾害面前应该坦然地进行报道。坦然是面对具体损失前最为正确的报道,不能因为一些表面的价格反映而大做文章。以油菜受灾为例,云南罗平的油菜花受灾严重,直接影响后期菜油的生产。近期,资本市场上不少人以云南干旱为炒作由头,国际油脂价格出现波动。

面对这样的情况,经济记者应该了解事情的真相,云南油菜种植在全国究竟占有多少比例?罗平县受灾真能影响国际油脂价格?零售市场上所说的干旱影响价格是否属实?在大旱背景下,经济记者不再是一个简单重复政府呈报数字的宣传员,而应是一个严谨判断行业实际状况,给老百姓一个透明消费的分析师。

同时必须认识到,干旱灾害是一场“慢性病”,它不可能像暴雨台风海啸等其他自然灾害那样,一下子完全地将危害性呈现出来,如果起初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就会慢慢侵蚀各个领域。当“病倒”的时候再开始重视,那么付出的代价和抗灾的成本,无疑要增加许多。

王淑娟,2008年2月进入《春城晚报》经济新闻中心,负责市场经济新闻以及产业经济新闻,报道领域涉及农业、汽车产业等方面。《“鹅仔”店“挂鹅头卖鸭肉”追踪》《云南富二代显山露水》等策划报道获得中国都市类媒体新闻奖等。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