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闻事业快速发展,新闻队伍中跨专业工作者越来越多,无论是媒体还是这部分青年新闻人,都认为亟需加强新闻基本功或是专业素养的培训。针对这一情况,本期“互动空间”约请《都市快报》时政新闻部主任王晨郁,从新闻文本角度为大家提供一些思考和见解。

学董桥起标题  学大公报写短评

  王晨郁

2008年9月至11月,《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发起“我读30年——大时代中的私人阅读史”系列专访,请专家学者讲改革开放30年里印象最深刻或对他们影响最大的30本书。受访者大多列出30本,以古诗文名物考证知名的学者扬之水,却只列了3本。

30年,他们都推荐30本书。我想我可以开三部书:《管锥编》《知堂书话》《金瓶梅》。三本书,代表我三个十年。”扬之水说,《管锥编》是思维方式的改变,不仅告诉我怎么读书,而且告诉我怎么做学问——把关于某件事的说法,尽可能都找到身边来。《知堂书话》是文体的改变,在文体上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金瓶梅》是日常生活史的细节索引,明清两代的生活细节都能在其中找到,且十分写实,它带我走入名物研究,直到今天。

扬之水的说法让我起了联想,做学术研究的她有“三本书”,做新闻的我们,又应从哪些书、哪些人那里得到启发和教益?

学董桥起标题

十多年前开始,香港文化人董桥的文章陆续在内地亮相,广受喜爱。作者学通中西、关心时事,笔下有英伦随笔的睿智机俏,又有明清小品的清丽博雅,如此陶冶出的情怀和韵味,最是动人。

董桥还是新闻人,在英国广播电台中文部做过新闻,曾任香港《明报》总编辑、《明报月刊》总编辑等等。仔细品读,会发现新闻职业历练在他文章中的一个明显体现——标题起得吸引人。

比如说,有的以名人入题:《郑振铎炒焦了股票》《从雍正的近视眼说起》《夏志清改张爱玲的英文》《老舍买画还给吴祖光》,有篇文章讲林肯有名的葛底斯堡演讲词翻译问题,标题也做得用心《大胡子林肯的传世演词》,加了“大胡子”三个字,亲切感跃然纸上。

有的截取文中人物语言或对话入题:《你要善待这个人!》《不必拘谨,坐下讲话》《老同志,给我看一会儿!》《“这灯儿,不亮了!”》《“来人啊,拉下去杀了!”》,也都生动传神。

还有的则偏重意境的点染和营造:《天气是文字的颜色》《文化在静心斋里传灯》《文章不长皱纹》《在中国情怀下亲一亲脸》……

文章的“眼睛”是标题,新闻的“眼睛”更是标题。标题概括得好、提炼得好、拎得出大家最关心的信息、最吸引人的内容,才抓得住人,才算眉眼盈盈。标题起不好,或是堆砌,或是空洞,或是抓不住重点,难免像死鱼眼,赶走读者。

学《大公报》写短评

微博现在正当红,诸多因素中,文字短肯定算一个。短有什么好处?与已方便,与人方便。

与已方便,是降低写作门槛和难度,有一事说一事,不用花力气起承转合写一篇完整文章。与人方便,是节省别人阅读时间,一眼看完,讲的是什么都知道。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