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2009年年底以来,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烘烤着我国西南地区,部分地区至今形势严峻。抗旱,关乎民生,关乎生态,也关乎减少损失,还涉及到区域国际关系、科技与舆论引导等深层次问题。西南抗旱,记者在路上。让我们听听四位来自抗旱一线的记者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见解。

西南旱区:深度感悟灾害报道

行走湄公河  连接大东盟

—西南大旱国际报道感悟

   

作为广西卫视“连线东盟”和“中国东盟新观察”栏目的记者,行走在东盟大地已经七年,曾无数次在中南半岛与湄公河不期而遇。这次为做西南大旱的深度报道,广西电视台记者前往泰国华欣,关注2010年4月2日到5日首届“湄公河峰会”的情况。为掌握第一手资料,我们先期辗转到达柬埔寨洞里萨湖,往日丰腴肥润的湄公河,裸露出已“瘦骨嶙峋”的身躯缓慢地在中南半岛大地爬行。显然,大旱已经波及这条国际性河流。

乌敖生是洞里萨湖的渔民。和湖区很多渔民人家一样,他在洞里萨湖的家可以根据水位高低调节居住高度,以方便乘船外出劳作,每年如此升降家中“地板高度”至少两个来回。上次我们到他家采访也是一年中的这个时候,但他家的“地板”相比上次已下移了1.5米。

“如果再往下移1米,我就要般家了。”乌敖生告诉我们,今年以来他打鱼比往年容易,但他不知道这是由于大旱引起湄公河对洞里萨湖补水减少,从而使湖区水面下降导致鱼儿相对集中所致;他更不知道,远在泰国一个叫华欣的地方,一场关于湄公河水的争论正在进行。

湄公河是一条国际性河流,源头在中国青海,在中国境内称澜沧江,出中国国境后被称为湄公河,流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五国。由于区域性干旱,今年湄公河水位下降到20年来的最低水平,为此总部设在老挝万象的湄公河委员会曾发布一个报告,说明此次湄公河水位降低的主要原因是2009年整个流域雨季提前结束以及泰国北部和老挝干旱所致。尽管如此,一些西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还是就湄公河问题借机向中国发难:中国在湄公河上游澜沧江修坝拦水是造成湄公河水位一降再降的主要原因。事实真的如此吗?

为让中国和东盟各国人民了解真相,广西电视台利用覆盖东南亚的优势,派出“连线东盟”和“中国东盟新观察”两个栏目的记者对事件进行了跟踪报道。

此次对中国发难,起因源自美联社一则2009年5月发自曼谷关于中国在澜沧江流域新建小湾水坝的报道。报道片面引述联合国环境署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大肆修建水坝”对湄公河流域的未来构成严重威胁。然后是路透社借今年湄公河水位下降“煽风点火”,接着泰国一个名为“拯救湄公河联盟”的环保组织2010年3月17日发表一篇批评中国的声明。泰国《曼谷邮报》2010年3月也发表了题为《中国大坝扼杀湄公河》的社论,更是在一定程度上误导泰国民众,加深了外界对中国的不满,紧接着越南一些民间网络也就此跟进报道。在此背景下,首届“湄公河峰会”在泰国华欣举行。

此次湄公河峰会因为涉及中国,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美日等国媒体纷纷参与报道,广西电视台也全程进行追踪。

华欣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紧急应对湄公河水位下降和湄公河流域严重旱灾。峰会之前湄公河保护团体联盟领导人之一披拉蓬表示,该组织要求中国政府对湄公河下游严重干旱负责任。“这些说法,既无科学依据,也与事实不符。有关数据表明,当前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干旱问题系由极端干旱天气造成,湄公河水位降低与中国澜沧江水电开发无关。中国也是此次大旱的受害者。”作为对话伙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宋涛参加了本次峰会并作出表态。其实,和湄公河同区域的中国大西南,是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地区,自2009年8月以来,持续干旱少雨天气,已造成大批山塘、水柜干涸,多条河流断流,人畜饮水困难。

中国的声明得到湄公河六国的基本认同,峰会上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长素威、湄公河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博德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气象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区域整体,中国西南省份和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均受旱灾影响,中国与有关各方的信息交流大大有利于抗旱工作。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越南气候变化问题政策顾问内夫杰说,去年冬天以来,越南南部湄公河三角洲地区遭到多年不遇的干旱,这主要由厄尔尼诺现象导致,而不是像某些媒体报道的因中国在湄公河上游修建水电项目所致。柬埔寨国家湄公河委员会秘书长比敦说,从技术角度讲,电站水坝可有效调节河水流量,还能使旱季水流量增加。

基于这些事实,广西电视台在第一时间通过自已覆盖东南亚的播出平台,把真相传递给东盟十国观众的同时,还把中国西南大旱相关信息以及湄公河峰会各国与中国的观点制作成专题节目,通过节目交换的形式进入到泰国国家NBT电视台、越南胡志明电视台和新加坡新传媒等七个友好台播出。这些做法得到东盟十国驻中国使馆的支持,缅甸、泰国、柬埔寨驻南宁领事馆领事还亲自到中国西南灾区送水并为中国灾区捐款。

在整个报道过程中,我们列出大量有力证据,让那些别有用心的西方媒体和一些非政府组织暂时停止了叫嚣。但是大西南旱情并没有因此而了结,湄公河水位依然在下降。因为中南半岛地缘战略价值凸显,可以预计的将来,关于湄公河话题的舆论分化将会愈演愈烈。但是只要相信科学、尊重自然就能在国际竞争中,理直气壮地发出我们的国际声音。

谭振,广西电视台国际部资深制片人、主任记者。从事电视工作24年,多部作品获国内外大奖,系列片《穿越湄公河》被湄公河及次区域合作组织列为首播样片。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