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不是唯一方式  学习是唯一方法

—从第十八届“金镜头”比赛暨国际新闻摄影比赛中国作品初评谈起

  骆永红

当评委在第一天的深夜完成组照的首轮评选时,作为组委会秘书长也是本次大赛的评委,霍伟被惊住了,连说了两遍:这太少了。在评委投票的首轮评选中,许多组照包括后来的单张竟然只有最多不过十余张(组),大量的三、五张(组),最少的甚至只有两张(组)入围,首轮筛选就造成了明显的奖项空缺(基本奖项设置为金银铜),在金镜头举行到第18届,这尚属首次。评选结果证实了这一点,9大类18项50个奖别中,空缺了11个,而其中6个是金奖。

几种可能:好作品匮乏?评委太严?评选疏漏或认知缺乏?

作品匮乏

作品匮乏首先体现在组照方面,除了《窝棚》《被污染的食物》《家庭暴力》《鹤岗矿难》等几组作品呈现出很强的对新闻现场或事件本质的把握能力以及深具风格和特点的专题叙事能力之外,许多组照作品都显得单薄。这不是“量”方面的意义,即便许多组照对一个过程记录得很细致,而恰恰是这个流水账的过程常常淹没了精彩照片的细节呈现。

于是,我们看到:突发新闻类组照金、铜空缺;新闻人物类组照金、铜空缺;经济及科技新闻类组照铜奖空缺;文化及艺术新闻类组照金奖空缺;日常生活新闻类组照金、银奖空缺;体育新闻类组照金奖空缺;传媒创意摄影类组照金奖空缺。也就是说11个奖别的空缺中,组照占了10个,但组照的失守并不意味着单幅照片在2009年的钵满仓满,尽管奖别上看来是满的。

2009年,国庆60周年,全球抗甲流,河南开胸验肺以及重庆打黑等等,作为摄影记录者,抑或我们没有缺失,但是否做到最好?

至少在各类单幅照片来看,有很多遗憾。突发新闻类单幅金奖作品《中央电视台新址配楼着火》就是如此。消防员在大火中的渺小与无畏让人敬重,但离开文字,或者放在更大范围来看,没有央视新楼这标志性建筑带入画面,存在着信息的缺失和阅读的不确定性。

日常生活新闻类同往年一样来稿量大,被组委会初筛完成后放在评委面前还有140幅,但从现在金奖的《揪心》等作品看,评价或赋予它的意义比作品本身所传递的价值大很多。文化及艺术新闻类作品很是单薄,即便金奖《上海滩红得发紫的活宝—周立波》只是因人物而不因新闻摄影作品本身而出彩。

“严格”的评委

这与评委的敬业和审慎相关,但包含金像奖在内的各类比赛频频暴露出问题,也让13位评委如履薄冰,宁缺勿滥。本次评选过程中的评委不仅尺度控制很严,而且 “极力表述各自观点”,这使得整场评选在交锋中磨砺、契合。

以下几方面的叙述与评选有关,但相关的却不仅仅是评选。

一、 复议方式与力量

整场评选共有33张(组)作品被提出复议,24张(组)入围,其中8幅作品获奖,两个是金奖,包括突发新闻类单幅金奖《中央电视台新址配楼着火》和新闻人物类单幅金奖《开胸验肺事件中的张海超》等。《评选细则及程序》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如有评委提出对已落选的片子进行抢救,需经评委会主席认定,全体评委投票,过五票方能入选。由于评委投票只有5秒钟浏览并作出判断,难免会 “遗珠”,一些作品细读才能品味。于是这条规定也成为最没有争议并被使用次数最多的规定。

二、 规则的确立与遵循

是“以常识”还是“遵规则”,成为本次评委交锋的两个关键词。评选进行到突发新闻类组照金奖角逐时,《5-7飚车案》与《鹤岗矿难》摆在面前,工作人员爆出,《5-7飚车案》是两人署名,合作拍摄作品,两位作者各拍了3张和4张。

观点一:一个人的作品和两人或多人合作作品不在一个起点,见报可以,不能参评,一直以来这是一个常识。观点二:有些特定情况下的合作作品可以考虑参评。观点三:不必刻意回避合拍这个词,此前金镜头比赛出现过两人合作署名作品,那么比赛规则中有没有这一条。如果没有就可以参评,否则就修改规则。最后,评委全票通过,确定在今后金镜头评选中,组照仅接受个人参赛,并将此修改方案报送组委会。《5-7飚车案》组照最终的命运是被拆散为两位作者的各自作品,继而被变为单张,最后落选。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