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报道在重大自然灾害中的作为

   刘晓莉

失语的“普罗米修斯”

2009年年底开始蔓延至今的西南大旱造成严重损失,但关于大旱的成因一直没有权威部门和专家出面进行有说服力的解释和澄清,有关媒体甚至撰文质疑,大旱面前科学界缘何失语?文章摘用4月4日出席第十六期“小谷围科学讲坛”的广东气象部门首席专家、广东省气候中心研究员杜尧东的看法,“一个能体察到的隐忧是,大旱发生后,科学界对此几乎失声。这才让‘美国报告’‘祸起三峡’等传言不胫而走。这说明,在灾害发生后,政府和科学界应该发出权威声音,规范舆论宣传。”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科技报道在经济报道、法制报道等热门领域冲击下相对关注度不高,媒体对科技报道重视程度不够等因素,导致科技报道在诸类报道中处于弱势地位。科技作为人类智慧火种的传播者,犹如古希腊的普罗米修斯,带给人们希望,但谁能具有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精神?

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科技报道的失语无疑暴露了长期以来科技报道中所存在的问题,但并不是所有的重大自然灾害中科技报道都失语。相反地,在一次次的摸索与考验中,经验与教训并存。

“四两拨千斤”

在业界不乏科技报道成功引导舆论的范例。由于科技报道本身的特殊性,往往能在事件中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一篇成功的科技报道,极有可能让形势急转,变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

青海玉树地震牵动着人们的心。4月16日,新华社播发了《地震专家全面解析玉树地震》,中国地震局有关专家对此次地震的成因、特点以及我国乃至全球的地震活动和预测情况做出解析。  

面对此前震惊全球的汶川特大地震,5月14日新华社连续播发《中外专家和机构分析汶川大地震成因》;6月26日播发了《汶川特大地震的科学追问—权威专家详解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的特征与成因》。

2008年年初特大冰雪灾害中,2月1至8日,新华社连续播发《如何看待这场历史罕见的持续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访中国气象局预测减灾司司长矫梅燕》《气象专家解释:湖南郴州为何成为冰灾的“寒极”》《美专家认为全球多起气候异常事件与拉尼娜现象有关》等稿件,有效引导舆论。

2006年夏季,四川、重庆大部分地区持续高温,有时高达43摄氏度,出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干旱。有人怀疑,这种严重的高温伏旱天气与三峡大坝蓄水有关。中国气象局专家出面澄清,这种极端的干旱高温现象不是重庆、四川特有的地区现象,而是一个全球现象。造成这一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温室气体增加所导致的全球变暖。

新华社2007年11月15日播发了《国务院三峡办主任强调,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影响“好于预期”》稿件,通过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汪啸风的介绍,将外界长期以来对于三峡大坝的猜疑通过权威部门和专家进行澄清,有力回击了部分传言。

切勿走入“急功近利”的误区

近年来,我国科技支撑能力明显提高,产业技术创新取得多方面突破。在生态环境和防灾减灾领域,重点攻克了环境监测、大气污染控制、土壤修复等关键技术,建立了气象、地震、洪涝等大型自然灾害的监测和预报系统。

但是,科学本身的严谨性决定科学家亦不能随意发表观点,这是公众应该接受的现实。虽然科技报道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引导舆论的作用很重要。但权威的消息来源、准确的判断、可靠的依据等同样重要。如果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为了澄清而澄清则有可能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尤其是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这是科技报道中需要避免的“急功近利”的做法。

没有表达的表达是一种态度。出于对科学的尊重,外部亦应当在适当时候给予科学界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毕竟科学研究是一项漫长而艰辛的过程,而且并不代表每次研究都能成功。

刘晓莉,2003年7月毕业于兰州大学法律系,先后在宁夏日报社、新华社宁夏分社工作,现为新华社广西分社对外部主任。长期从事政法、社会等领域的报道,发表各类报道2000余篇,十余篇作品获得国家级、省级新闻奖。代表作品:《“国字号”医疗机构造假骗诊,病人还能相信谁?》《谁给了殡葬业暴利的权利?》《死囚王斌余的道白》等。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