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传媒体制创新的路径与走势

  刘小娟

广电传媒新一轮体制创新正在全国推进。2009年,湖南广电(集团)创收75亿元,比上年增长40%。2010年,湖南广电计划实现经营收入100亿元。湖南广电把自身的超速发展归根于不断的改革创新。

湖南广电的体制创新,固然因其占据较高的发展平台呈现出个体特征,但在相同体制环境下必然反映我国传媒体制创新的路径选择与发展趋势。

广电传媒体制创新的基本模式

广电传媒体制创新体现了市场经济对我国广电传媒管理体制的变革要求,实际上具有多重目标:

第一,重塑市场主体。这是广电传媒体制创新关键所在。

第二,实行制播分离。

制播分离就是将广电节目制作与播出分离,改变长期以来节目制作过度依赖播出平台的局面,制播分离被认为是培育广电传媒产品和服务市场的必然途径,实际上也是重塑市场主体的必要条件:节目制作集中了广电传媒的经营性资产,制播分离以后建立市场主体也就顺理成章。

第三,理顺政企关系。

我国实行“四级办广播电视”的体制,广电传媒管理普遍存在政企不分、政事不分、企事不分,严重制约了传媒企业的发展。传媒体制创新相应地要完成广电政府部门的政府职能转变,不再多过地干预市场,只提供必要的市场规范和市场监管,进而促进市场体系的形成。

第四,创新导向管理。

《意见》明确将广电传媒的公益性资产与经营性资产分开,由公益性资产形成的事业机构承担播出任务,负责导向管理。此举作为加强导向管理的制度设计,为导向管理的法制化提供了必要的前提。

相对而言,我国广电传媒新体制具有以下局限性:

一是制衡机制问题。本轮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是让广电传媒重建市场主体,按照公司法相关规定,结合行业实际,广电传媒必须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但在实际操作中体现得更多的是国有资产的“一元化”特征,这种治理结构很难发挥功能作用。

二是公益成本问题。许多“公益性”节目可以由市场化平台实现,因此,在新闻节目采编播中,“公益成本”是一个集中体现的问题。公益性支出要么是政府投资,要么是社会捐助,要么由经营性资产收入反哺公益性事业支出。这种不确定性在实际操作中将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广电传媒的运作效率。

经营性资产固然容易界定,但公益性资产要与经营资产完全脱钩就很难实现,协调管理也会出现许多问题,这些不是新体制能够全部解决的问题,需要传媒机构采取针对性措施将缺陷产生的影响缩小到最低限度。

另外,随着三网融合的出现,广电的事业体制面临新的挑战,导向管理制度设计的有效性有待实践的检验。

广电传媒体制创新的“三网融合”路径

一、广电传媒体制创新的三网融合因素

如果说,制播分离为广电传媒体制创新提供了基础的话,那么,三网融合则将广电传媒制度环境带入一个新的境界,三网融合与其它因素的共同作用,将形成广电传媒体制创新的推动力量,并影响其路径选择。

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要求2010年至2012年开展试点,预计试点方案2010年5月即可推出;2013年至2015年普及应用融合业务。国家将三网融合作为政策提出进度要求,这体现了国家意志,促使广电传媒在体制创新中必须尽快做出反应,采取措施从目标和步骤上跟进。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