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如何破解存量资产,激活增量资产,我国国有传媒企业和全资国有传媒公司又该怎样从中寻找最佳路线图呢?

寻找传媒改制增量资产路径

  胡志渊

新闻出版总署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了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路线图。这也意味着国有文化传媒公司在《意见》的架构下进一步盘活存量资产,对增量资产实现突围。

那么,如何破解存量资产,激活增量资产,使它有新的可行路径?我国国有传媒企业和全资国有传媒公司又该怎样从中寻找最佳路线图呢?

国有传媒企业产权模糊导致“所有者缺位”

关于中国传媒业产权制度所存在的问题,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学者研究结论相当一致。我国媒体的产权皆属国家所有,媒体人员无法对媒介行使所有权,这种现象就是人们常说的“所有者缺位”。“所有者缺位”必然导致传媒国有资产权利与责任的失衡,掌握传媒资产的经营者可以越权享受国有资产所有者的权利,而无论因何原因导致亏损,经营者都可以逃避承担相应的责任。由于产权关系不明确,媒介所有者和媒介经营者之间的责任、权利、义务关系不明确,国家与媒介经营者之间无法形成真正的委托—代理关系,国家对国有资产的监管制度也很难建立起来。

调查表明,长期以来,我国对国有传媒企业经营者的管理实际上就是坚持以“社会人”或“道德人”为假设的,实行的是以道德为导向的管理政策,由于漠视经营者的利益需求,一定程度导致国有资产利用效率、创新发展效率低下。显而易见,对广大传媒经营者来说,不具备或很难达到自觉自愿实现委托者目标最大化的两个前提条件。

产权多元化有利于增强国有传媒企业竞争力

我国传媒业虽然经历几次改制,但直到2003年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传媒业的所有制形式在理论和政策层面所推行的一直是国有制。而现实是国家早已停止了对绝大多数媒体的日常财政拨款,大多数媒体不得不进入市场,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这种矛盾导致媒体普遍缺乏资金。

我国传媒业产权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建立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要使传媒业的产权“流转顺畅”,从长远来看就必须允许多元化投资主体的存在,培育传媒的产权交易市场。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区分了公益性文化事业和经营性文化产业,为传媒的所有制改革提供了一个方向。公益性文化事业一律实行国有制,而经营性文化产业可以实行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混合所有制,这有助于形成媒体产权结构多元化,其主要途径是通过投资主体的多元化,建立股份制媒体企业,从而改变媒体单一国有产权的局面。

调查显示,实践和众多的研究结果也证明,媒体产权多元化的作用和成果明显。首先,有利于解决中国传媒业长期存在的所有人“缺位”问题。通过产权多元化,有利于形成独立的市场经济主体。其次,有利于调动社会资本积极性,改善中国传媒业普遍存在的资金不足现状。再次,有利于媒体尤其是传媒集团公司的治理结构优化。产权多元化使媒体产权主体清晰,产权实现过程中不同权利主体之间权、责、利关系明确,有利于改善我国传媒业长期积累的体制和运行模式上的弊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