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线收获感动与力量

  顾光敏

百年不遇的旱灾如一场病魔摧残着西南地区曾经绿意盎然的大地,关于渴的话题在不断蔓延,同样关于抗旱的力量也在不断扩展,如甘泉流进人们干涸的心田,滋润出一片片与大自然抗争的希望……

水贵如油的“尴尬”

受灾严重的贵州省平塘县鼠场乡,大片荒芜的农田呈龟裂状,偶尔能看到一些田地里长着低矮的油菜,荒凉的景象令人痛心。最主要的是水池干涸,人畜饮水困难。长期以来,鼠场都是靠天吃水,民众家里修建有小水窖。今年的旱灾,由于持续时间长,让本来就干旱少雨的鼠场陷入水困之中。水窖里的水告急,民众只有到八公里以外的地方拉水,在山路上随处可见拉水的摩托车、改装为水车的货车、汽车驶过。在鼠场,我们感受到滴水贵如油的“尴尬”,民众为了节约用水,通常一盆水洗菜后,再接着用来洗脸、洗脚、喂牲口,如此反复使用,丝毫舍不得浪费。

驱车十多公里赶到一个叫吊井的地方,虽是阳春三月的播种时节,但一路上呈现在眼前的都是干枯的树木,干硬的泥土,看不见庄稼的影子。

村里93岁的王居成老人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长时间的干旱,村里的水井早就干涸了,只有一口水窖里还储存有少量的水,不到一个月就会用完,因此大家都十分节约。在村头遇见几个年轻妇女,衣服都油得发亮,恐怕几个月都没有洗了。

“小水票”的力量

听闻鼠场七千多民众都要到差不多八公里远的地方取水,我们决定探访这个水源点。霸王河属于珠江水系,奔腾不息的河流世代滋养着沿岸的土地。但曾经的碧波荡漾已不复存在,早在五个月前,河流就已断流。据年老的村民介绍,50年代初期霸王河曾经断流过,近60年过去了,河流源头及沿岸生态环境已发生很大变化,荒凉、干涸的景象不得不引人深思。

为能让民众喝上水,当地干部和党员每天都骑着摩托车穿梭在村寨,义务为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送水。将水送到家里后,还向群众要一张盖有公章的小票,说要带回乡政府,证实已送水到群众家里。

当时就感觉到这是一个好新闻点,在大旱之年,如何保证特殊群体有水喝,党员和乡村干部主动站出来承担了这一艰巨的任务,但怎样拍摄反映党员干部为群众送水呢?思索后,我们决定以一个抗旱队员送水为切入点,还发现了一个小细节,他送水到哪里都随身携带印泥。一打听,才知道由于送水的地方边远,群众不会写字,是为了方便群众按手印,确认水到了家里。记者就从这张小水票作现场导入,对水票的作用进行采访,一张小水票,搭起了干部群众的连心桥。3月29日,《平塘:小水票保障困难群众生活用水》在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播出,引起反响,一些受灾乡镇纷纷效仿,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马帮驮水队”的感动

在苗族群众聚居区新塘乡,当地党员、群众自发组成马帮驮水队,为群众送水。了解到这一线索后,我的大脑里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他们怎么送?到什么地方取水?取水的过程发生了什么事情?笔者跟着浩浩荡荡的马帮驮水队出发,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取水点。滴水岩是必经之路,十分陡峭,人行走都很困难,更别说驮水的马匹,狭窄的道路,只容一匹马通行,稍不留神就会跌到山谷里。一些党员先帮老人把马牵过去到达山顶,确保安全后才牵自己的马上来。

党员马帮驮水队中的王国英,一个苗族妇女,开朗大方,爱唱山歌,在采访中她几次主动唱起山歌展示歌喉。王国英和丈夫在家,儿子浙江打工,她把驮来的水送到陈老太家里,丈夫知道后,也赶来帮忙。90岁的陈老太感动得直抹眼泪,用苗语连声说谢谢。

为了更加真实且深入地反映马帮驮水队的艰辛,笔者三次到村里采访,还目睹了惊险的一幕。由于路陡,有一匹马从山岩上摔下去,马滚了几转后又站起来,继续驮水上路,这正折射出苗族群众勇于与自然抗争的精神。《贵州平塘:新塘乡马帮党员驮水队》这条视觉冲击力强、现场感真实的新闻在中央电视台、贵州电视台等媒体播出后,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当地党委政府投资150万元修建饮水工程,将解决当地8000多名群众吃水难问题。

通过这些新闻,直接地反映了当地群众的饮水之困,但因采取了相关措施,有效地解决了问题。在采访中,让我们感触最深的是这次百年难遇的大旱,暴露出了西南山区饮水基础设施的薄弱和供水保障能力过低的问题。群众饮水困难的问题,不仅仅发生在贵州,在全国各地偏远的地方,同样也有类似的情况。作为一名基层新闻记者,理应呼吁每一个人呵护好生存环境。

顾光敏,男,布依族,1979年6月生,贵州长顺县人, 2009年6月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中文专业(自考)。先后供职于黔南电视台、长顺县交麻中学,现为平塘县文体广播电视局新闻部主任,参与策划创作《党员竞争公益岗》等新闻获贵州省好新闻奖。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