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曾经是记者,甚至出色记者的人,后来转行去做其他工作了,他们的现状怎样?有什么人生感悟或想法可启迪同行?

本文作者近期专访《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吴敬琏传》等畅销书作者吴晓波,试图从其13年记者生涯和前后期的激扬人生中,展示一种成长模式以及别样经历。

财经作家吴晓波的多面人生

      何慧媛

记者、财经作家、蓝狮子出版人、EMBA教授……

多种角色集于一身却应对自如。

吴晓波说,其实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传媒行业,而是一直以观察者的身份活跃在出版写作领域。

收获知识与经验的青葱岁月

在复旦大学新闻系求学期间,吴晓波四年读书,三年办报,一年调研,最后一刻爱情第一。

读书

可以说大学时期吴晓波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阅读上。当时他和同班同学秦朔—现任《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等人经常出没图书馆,白天泡一天,晚上熄灯前踏着月光回寝室。

“我们一排一排书架地扫荡看书,从而建立了自己完整的阅读体系,以及对文字的把握能力。”

吴晓波建议新闻学专业学生加强选修课的学习。“现在知识的专业度比以前高多了,除了学好英语,经济管理和国际政治也比较重要,否则出来的记者只能跑社会新闻、文化新闻,跑不了那些比较专业的领域。”

当时新华社招生考萨缪尔森经济学,“我是考进去的,他们很惊奇,怎么有新闻系的人懂这个东西。那个时候经济报道部门叫工业室,我一去就被分到新华社浙江分社工业室。”书,没有白读。

办报

“新闻是一门经验学。”除了读书,吴晓波还与胡劲军—现任上海文新报业集团社长一起办了校学生会的“机关报”《复旦人》。这份双周报当时在全国高校都很有名。1988年《新闻记者》第9期刊登《放大,〈复旦人〉的智慧》一文,称“它的体裁风格带动了一大批校园新兴小报,活跃着校园的民主氛围”。

《复旦人》后来改名换姓,被一代代复旦学子流传至今。

谈起这段人生唯一的一次办报经历,最令吴晓波难忘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是争取广告。那时候“胡劲军拿着油印的报纸跑去跟一个眼镜店的老板讲,我们是复旦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有一两千份,十块钱一个广告。”结果真的有人看了报纸以后去修眼镜,所以这个眼镜店就成了《复旦人》的第一个固定客户。

第二件是开天窗。虽然胡吴二人在这份小报纸上投入了很多心血,常常为选题和版面讨论到半夜,但是“有一次实在没新闻登了,我们的头版头条就拉了个黑框,标题叫做《本期无头条》。”

调研

大四临近毕业时,其他学生都忙着去媒体单位实习、找工作,吴晓波的毕业实习是“环游”祖国,同学一行4个人弄了8000块钱,出去考察调研,去了长江以南的诸多省份,从江西、湖南一路跑到广西和海南,用他后来的话说,“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真实的中国。”

爱情

1990年,吴晓波毕业时放弃复旦大学保送研究生的大好机会,追随16岁时就情定终身的女友,毅然决然投奔了杭州。当然,这名女友不久就成为今天的吴太太,“蓝狮子”的主要管理者之一。

新华社给记者最好的锻炼平台

1990年到2003年,吴晓波在新华社浙江分社做了13年财经记者。回头看这段记者生涯,吴晓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很感谢新华社。”

“新华社真是一个锻炼人的平台,能接触到很多想接触的人,并且得到专业的训练。”

新闻的第一要义是真实

“在那个机构里,要求你的每一个数字都有出处,这也成为我日后写作的一条底线,在我《大败局》和《大败局2》出版后,很多人担心里面的企业家会找我麻烦,但我对自己里面的记述很有自信,事实也的确如此。”

身在地方,心想全国

吴晓波分析,当时新华社与其他媒体机构相比,培养记者最主要的方法有两个: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