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惯用的“拖字诀”,对于外地媒体来说,一般耗不起这样的时日,只能不了了之。

  我心有不甘,便绕岛游览了一番美景,然后再赴管委会办公区。

  一进院门,我就大声喊:某主任,某主任!

  办公室循声出来一个人,答:“找我什么事?”

  一般地来说,来访者都会很客气地找人,没有我这么大声嚷嚷的。大声喊叫,使这位领导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认出,上次我进院子时,就与他擦肩而过。

  既然已经碰上了,他也不好意思。坐下来,我便把已经采访到的相关情况向他一一核实。

  有些地方,他觉得不妥,便作了解释。有些事实他没有反驳,我便私下里认为这是默认。

  事先打电话约好当然是最礼貌的采访,但如果对方不愿意回答的话,不妨到门口去“截”。一般来说,领导不至于对上门来的记者有很不友好的举动。

  当然,此类提问必须是封闭性的,尽量让对方答“是”或者“否”。不可提开放性的问题,否则对方便会搪塞,尽量“打太极”顾左右而言他。

“激”灵一下 是人都有口不择言时

  2005年左右,我到内蒙古自治区某市采访。当时内蒙古掀起开发高潮,而北京西边的风沙防线却在这一轮开发中可能被破坏。

  到现场一看,发现被毁林的部位已经建了一座高尔夫球场。在与球场经理交涉后,他发现阻止采访的目的无法达到,便向一位副区长作了汇报,试图以官方力量压服记者。

  而这正是记者所需要的。

  一见面,这位副区长非常不客气。一番争执后她说:我实话告诉你吧,这球场是谁谁的项目,是我一手牵头建起来的,你敢报道这个事,影响我们的发展,后果会很严重。

  因为通过这一番激烈的对话,我已经了解到了这个项目的背景以及具体牵头人。

  接下来,我得采访具体经办人员。

  直接采访肯定不行。正在想办法时,路边一位招商广告牌提醒了我:这个球场正在招商开发房产。

  于是我直奔招商部,言明:我是浙江一家公司的业务人员,老板想在此做房产,让我这次出差时顺道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看到你们的招商广告,觉得这个房产应该很有前景。

  于是,这个项目的规划等具体情况,全部到手。

  接下来,看到这个区政府门前的广场实在大得出奇,于是顺道到秘书长那里去问:“听说你们这个广场有上千亩?”

  秘书长急了:怎么可能,只有五百多亩。我表示不信,他立即拨通基建办主任的电话,让我去那里拿具体资料。

  于是我拿到了有关这个广场的最详细资料。

  事后,这位副区长怕我写负面报道,又打电话请我到她办公室一谈,又有些材料补充完整了。

  有些时候,如果不能从正面获得突破的话,不妨激对方一下,暴跳如雷有时并非坏事。

  作者简介

  朱永红,34岁,新闻从业11年,现为《浙江日报》深度报道记者。

    主要作品有《广东惠州原公安局长涉案粤港非法性交易落马》《戴尔员工过劳死死亡裁定争议》《鼓浪屿登岛费之争》《金光APP海南毁林造林》系列报道等。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