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  精辟  精美

—体会言论写作

□郑孟进

  言论是新闻园地的一朵奇葩,被誉为报纸的眼睛和灵魂,其地位和作用正在被越来越多有眼光的报社老总们重视。

首先,要有精彩的故事

  写言论,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摆事实,讲道理。不过,言论中摆的事实,通常是高度浓缩了的有趣的微型故事。它概念大,范围广,可以是新闻事实、所见所闻,可以是历史典故、街谈巷议,等等。一句话,凡是值得拿来在言论中议论一番的事儿,都可以看作是故事。因此,要写言论,首先得学会搜集故事;要写出好的言论,首先得善于选用精彩的故事。所谓“故事精彩,成功大半”,就是指故事在言论中扮演的角色的极端重要性。

  怎样的故事才算精彩?总的要求应该是富吸引力、能感动人。细化一点,我觉得至少具备下述一个因素:一是有分量。比如爆炸性新闻,在一地、数地乃至各地都产生强烈反响,媒体纷纷报道,群众普遍关注;二是够典型。比如某件事做得或者十分完美,或者走了极端,在同类事情中特别具有代表性;三是很奇特。比如在某个特定条件下发生的惊人之举,是一般人在正常状态下不敢想、想不到的事情。20063月,我就曾经在全国轰动一时的兰州某女士追星事件赶写了一篇300字不到的言论《追星的苦果》。文章这样收尾:“不过,有一点似乎是明白无误的,那就是追星‘追’出的苦果,到头来只能由这位歌迷及其家庭自食。不信,我们拭目以待。”果不其然,后来事态又有恶性发展,以悲惨结局收场。这篇言论刊发后既收到较好的社会效果,又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精彩的故事哪里来?我认为,主要靠加强阅读,特别是注意阅读媒体上刊播的新闻,并用心搜集和筛选,因为言论具有新闻性,而由新闻事实编辑成的故事最鲜活,最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贴近实际,因而也最精彩,最为群众喜闻乐见。

其次,要有精辟见解

  言论中,讲故事是为了亮见解。这是言论同消息、通讯等新闻样式在写作上的最大区别。可见,写言论,实际上就是通过讲述和评论一个故事,来向受众发表和传递见解,使之从中受到警醒或启迪。因此,发表怎样的见解,很大程度决定一篇言论的成败优劣。

  怎样的见解才算精辟?至少包含这样两层意思:一是见地独到,即别人可能一下子还认识不到;二是认识深刻,即别人可能认识得还比较肤浅。两者相辅相成。 “独到”更为重要。我曾在《人民日报》“今日谈”里读过一篇言论《假如给华佗定职称……》,真是拍案叫绝。文章先摆出当下社会上评定职称唯文凭是论的典型事例;接着,再提出假设:如果神医华佗在世,他既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文凭,该怎样给他评定职称?最后,亮出鲜明精辟的见解,评职称讲文凭是需要“切一刀”的,但万万不可“一刀切”,否则不利于人才特别是拔尖人才的成长和培养。寥寥三五百字,读后振聋发聩,至今犹言在耳。为什么?就是因为这篇言论的见解很鲜明、很精辟,既独到又深刻,令人过目不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