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突出农民主体性,打造话语平台

  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处于被媒介边缘化的地位,对农广播作为面向特定人群的专业频率,在很大程度上突出了农民主体性:一方面,农民成为对农频率报道的对象,电台围绕他们生产生活的各种需求组织报道、制作节目;另一方面,对农频率成为农民的话语平台,转变其媒体“失语”的状态。

  陕西农村广播开办“农民说新闻”这一更有效发挥农民主体性的典型节目。该节目分资讯版和参与版两个版本,前者由农民通讯员为听众报道发生在农村、身边的新鲜事、有趣事;后者是先播发农民通讯员自采的稿件,然后开通热线,由听众就稿件中反映的话题进行讨论,发表观点。

     3.提供娱乐休闲,构建心灵家园

  农村听众自身审美习惯相对保守,但他们又有了解城市文化的浓厚兴趣。实践证明,最能够吸引农村受众的,是那种既带有浓郁地方特色,保持自身乡土文化风格,又带有外来文化特别是城市文化特点的节目。在农民喜闻乐见的地方戏曲、小说、评书、歌曲等节目中引入时尚元素,可以吸引听众的喜爱和参与。

  黑龙江乡村广播“乡村俱乐部”定位于“农民朋友自娱自乐的大舞台”,该节目内容以东北地方特色戏曲为主。节目还推出 “农村文艺之星”选秀活动,农民听众通过热线电话参与节目、展示才艺,节目组还选出优秀选手组成“乡村艺术团”深入黑龙江各地进行演出,并通过比赛不断吸引新鲜血液进入艺术团,为农民进行表演,既丰富了农民的文化生活,又形成电台与听众的有效互动。

  在谈话节目方面,陕西农村广播“今夜心语”节目是全国开办最早的“三农”谈话节目,该节目采用时下流行的晚间直播节目的形式,类似传统的城市情感热线,是情感宣泄的平台,也是农民畅所欲言的话语平台。

  听众可以通过该节目表达多样性的观点和看法,形成讨论,如农村残疾人优惠政策、土地承包、婚姻家庭等与农民生活相关的问题,更加贴近农民的生活。

     4.普及法律知识,提高维权意识

  经过20多年普法,农民的法律素质取得整体性突破,但也表现出“意识先行,基础薄弱”的不足,即法律维权意识较强,法律知识薄弱。针对这一问题,当前对农广播频率的节目构成中法律节目占有较大的比重,这些法律节目多数以法律咨询为主,或者邀请当地有名律师作客直播间,与主持人进行案例剖析;或者开通热线电话,直接为农民答疑解惑。引导广大听众学法、守法、用法,提高广大农民朋友的法制意识和维权观念。如安徽农村广播的“法制时空”、吉林乡村广播的“法在身边”、陕西农村广播的“900 维权在线”、江西农村频率的“律师帮帮团”等。

尽管2003年以来我国农村广播获得较大发展,但目前全国范围内省级对农广播频率13套,市级频率仅有12套,不足全国广播频率的1%。这种频率分配的畸形是城乡二元结构在广播业的典型体现,今后一些条件具备的省区应当陆续开办富有地方特色的专业频率。此外,尽管对农广播频率的节目设置和传播功能发挥比以往有较大进步,但在新闻舆论监督、突发事件应急、自然灾害避险、社会情绪疏导等方面还有拓展的空间。改革开放后,原来清一色以种植为生的农民分化为不同的阶层,对农广播节目制作人员也应当适应听众的分化制作具有针对性的节目,更好地服务听众、服务三农。(本文为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社科研究项目(GD09066)阶段性成果,作者分别是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副教授) 

背景资料

  新时期对农广播三个发展阶段:

  1.恢复阶段。70年代末80年代初,“四级办广播”模式下建成的遍及乡村的有线广播网络成为农村信息传播主干渠道。

  2.衰退阶段。90年代后期,国家广电总局逐步实施广播电视由“四级办”向“二级办”转变,客观上使得基层电台数量大幅减少,对农节目数量减少的速度加快。

3.提速阶段。国家广电总局将2003年定为“广播发展年”,将2005年定为“农村服务年”。2003年全国首家省级专业对农广播—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农村广播开播,其后山东、江西、安徽、河南、山西等地相继开播专业对农广播频率。

【注释】

1 张立旺、黄美娟.办好农村广播 宣传服务“三农”—安徽农村广播开播四周年运营谈. [J].中国广播20097

2庞井君. 农村广播:新起点 新机遇 新目标.[J].中国广播.20092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