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那种眼神

□盐阜大众报社 方群

  一组春运图片,看后留下较深印象。其中一幅:两个孩子趴在候车室椅子上,睁大眼睛望着四周,眼神里有几分新奇,几分焦急,也有几分无奈。看着图片,让人心里升起一丝同情,一缕关爱,希望他们早点结束旅途颠簸,回到温暖的家。图片说明是一首诗:“在这拥挤的人潮中,我用镜头记录下一个个身影,尤其是一张张稚嫩面孔,见证了这个悲喜交集过程中别样温暖。”

  我找到拍摄这组图片的记者,请他谈谈拍摄体会。他是刚招聘进报社不久的年轻人,春运高峰那几天,不是守在火车站,就是守在汽车站,拍了几百张图片,感到最苦的还是那些孩子,从中选了8张,编排成一组。那幅两个孩子眼神的图片,是他悄悄拍下的。拍了一张,换一个角度拍第二张,被女孩子发觉,眼神变了。拍第三张,男孩子也发觉他,眼神也变了。他在大厅里转几圈,回头再看看两个孩子,情况告诉他:那种眼神可遇不可求,不会再有了。

  春节后,又读到这家报纸一组新闻特写,采写的是几个过年坚守岗位的人。此类特写须抓到一些必备的要素:生动感人的故事,如临其境、如闻其声的现场感,富有个性的人物语言。对照这些要求,这组特写有点令人失望,人物事迹一般化,写得也一般化,一句话,缺少那种抓人挠人的眼神。

  我了解到,这些人坚守岗位时,采写者都没在现场。新闻采访的过程,就是寻找的过程,只有深入现场,以身当笔,才能见人之所未见,写人之所未写。最生动、最感人的细节,有时往往发生在瞬间,离开特定时间、环境,便不会再现。寻找也是一项技术活,唯有记者的职业敏感,唯有记者的一双新闻眼,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现象中,找到平常人不在意、当事人也感觉不到的细节。即便是一个眼神,如果不是用心、用情去观察,还要加上知识和阅历,不能轻易得到的。

  还有一点要提及。这组新闻特写是春节前策划好的,采访哪些部门,写什么样的人,都经过仔细研究,并提了许多具体要求。春运图片策划没有这么细,更没有想到最后只用孩子的图片。办报当然需要策划,但说到底,新闻是一种客观存在,记者只能在采访中跟踪它、挖掘它,而不能策划它、炮制它。写什么,如何写,记者只能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取舍,相信自己的感受和理解。

  说到节假日坚守岗位,我住的小区就有一位,他是熊记茶炉的主人熊师傅。大年初一一大早,他将一炉水烧开,过年的新衣服没见人,已经满是灰。我去打开水,对他说:“炉火熊熊,热茶腾腾,虎年必大发,累了你一个,方便小区人,精神更可嘉。”他说:“你想采访报道我?”

  为什么不能采访报道?不要一提节假日坚守岗位,就只有警察、医生之类,陷入一种思维定式,把视野遮蔽了。与时代同步,与读者同心,离浮躁远一点,离生活近一点,蓦然回首,你想寻找的那种眼神,就在灯火阑珊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