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限度靠近事件核心—技巧与经验

□许笑雨

  热线记者每天面对突发事件和舆论监督类新闻采访,遭遇限制进入、抢夺相机、“软禁”“拘禁”等是家常便饭,甚至恶性伤害也不鲜见。据笔者调查分析,这种状况中外皆有,而且将长期存在,无法根本杜绝。作为冲锋一线的热线现场记者,如何进入现场了解事情的现状、进展,还原现象背后的真相,关键在于克服重重困难和障碍进行突破性采访。面对现实,本文更多从技巧经验方面探讨。

“巧借身份”突破瓶颈

  2004622日,河南小浪底库区发生特大翻船事故。记者接到线索后连夜从郑州赶至现场。当记者的汽车离事故抢险现场还有八九公里时,被路边的两名警察拦住,他们说营救现场已被封锁,不许记者进入。怎么办?和警察讲道理一般没用,只能“拉大旗作虎皮”。“我们是和省安监局一块来的,他们和省领导就在后面,马上就过来!”记者对警察说:“要是因为咱们在这里纠缠,挡了省领导的车队,你挨批评可别怪我……”

  “好了,好了,你们赶紧过去吧。”两位警察看记者一脸严肃,赶紧摆手放行。

   当记者来到抢救现场小浪底库区张岭码头时,发现通往核心抢救现场的唯一一条马路被多名警察把守。记者故技重施,可这次却不灵了。记者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夹着包,在入口附近转悠,伺机进入。十几分钟后,一群官员模样的人走来,看样子是准备向核心现场去。记者立马紧走几步跟了上去,装作陪同工作人员,混在他们中间。

  由于这些官员有当地的,也有省里来的,互相并不熟识,他们也没发现记者就混在他们身边。这样记者不但进入抢救核心现场,还从他们的谈论中了解到抢救救援的权威信息。

  2007年河南陕县“7·29”淹井事件中,69名被困矿工全部获救,创造了煤矿救援史上的奇迹。731日,矿工获救升井那天,全国媒体云集陕县,为保证救援工作顺利进行、保证获救矿工及时获得治疗,不仅救援现场被武警、公安等重重包围,连医院也被警察围了个严严实实。如何突破重围?《大河报》的现场报道小组紧急商议了各种采访方案,救援现场自不必说:设置3个梯队,确保第一现场图片。当地驻站记者还发挥地利优势,不仅提前打探到收治矿工的几家医院,提前到达医院。在公安干警拉起封锁线、病房楼前设置门岗之前“潜伏”进去—这一招,使得《大河报》成为除新华社外,唯一进入病房内采访的媒体。

  为确保万无一失,另外一位记者也提前进入医院,岗位就是警察值守的门岗。而这位记者在帮助警察抬担架、拦截家属的过程中,采访到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后来警察竟破例允许她进入病房,“只要不打扰病人,你去看看吧”。

重大事件多路记者相互配合

  200484日,鲁山县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记者接到线索后迅速赶到鲁山县,当时官方信息说此次事故有两名矿工被困井下,他们正在紧急救援。

  但在采访过程中,一名矿工将记者偷偷拉到一边,低声说被困井下的矿工不止两名,还提供了一份煤矿入井人员签到表;对于记者的采访,当地宣传部负责人以“保证记者的人身安全”为由,“严防死守”,一步也不离开,看到有政府部门的人员紧随记者,一些原本想给记者反映情况的矿工只好“望而却步”,采访遭遇了罕见的“软禁”。

  现场记者经过商议决定一人留在这里,另外一路则按照线索,查证落实签到表名单上每位矿工的现状……

  当晚,当地政府一位官员以“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相关情况”为由,在会议室内“拖延时间”,以“消耗”记者正常传稿时间,其实,开会期间另一名记者已经写好当天采访稿件,所缺相关信息也在记者一个接一个的短信中逐步补充到稿件当中,等“新闻发布会”结束5分钟后,本报采写的独家新闻也随之传到报社编辑部。

  今年春节期间,杞县一鞭炮场爆炸,两名记者绕过封锁赶到现场,摄影记者快速拍到现场照片,但马上引起在场民警注意,急忙拦阻,这时文字记者大声说:“咋让混进来一个记者?赶快给我弄出去”。一句话让文字记者获得信任,争取到采访时间。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