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心、信心和毅力以外

—如何突破采访阻力

□吴小兵

  尽管采访是记者份内之事,但接受采访却不是被访者的份内之事,他们有拒绝采访的权利。由于工作忙碌、怕被打扰、担心曝光、接到上级特别指令、对记者采访意图不了解不信任、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作怪等诸多原因,许多采访对象往往对记者持拒绝态度。而直面记者采访的,往往是安保人员。

  这时,记者的决心、信心和毅力是突破采访阻力的先决条件。如果记者一遇到阻力和挫折就打退堂鼓,一些热点新闻、突发新闻、问题新闻,可能就会因为记者的懈怠和退缩石沉大海。但是,此外呢?

早到现场,避免正面交锋

  《大江晚报》一位记者曾经告诉我,每每在家听到外面有消防车急救车的鸣笛声,再晚他都会起身给相关部门打个电话询问情况,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就立即出动。这一习惯使得他在当地许多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常常能够赶在相关职能部门和主管部门之前进入事发现场。有时,去得比较早,那些安保人员还没到位,进入现场就相对简单。自然采访和拍摄所受到的人为干扰也较小。尽管有时,有些突发采访最终还会遇到各种障碍,有些辛辛苦苦抢拍到的图片因某种外在因素最终没能发稿,但他的这一“闻笛起舞”的习惯始终没有改变。

较强的公关和应变能力

  当然,突破采访阻力还特别需要讲究技巧。记者在面对相关人员阻挠采访时,不能硬碰硬,而应有较强的公关能力和应变能力。

  不久前我参与过一个医疗纠纷的采访,新闻线索来自病人家属的投诉,被投诉的则是一家知名医院。为了报道客观公正,不轻信病人家属的一面之词,我们在采访了病人一方之后,当然还必须了解医院方面的态度。但以往的经验教训使我们很担心该院利用本地人脉资源给采访设置障碍;如果通过正常渠道层层报上采访函,早就被相关人员拦在外面了。而且即使表面接受采访,事后也可能通过关系阻挠记者正常发稿。为此,我一位同事便假扮病人侄女与院方进行接触,以隐性采访方式客观记录了院方态度,最终形成一篇较为客观公正的报道。尽管文章见报后院方对记者隐瞒身份采访颇有微词,但对文章内容本身却没有提出太多异议。

  不过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隐性采访在运用过程中也需要慎重,记者尤其不能把隐性采访当成个人行为去执行,一定要履行必要审批手续和汇报程序。几年前,我认识的一位记者私自暗访当地两站广场涉黄小旅社,后来由于卖淫女和黑店老板的纠缠,这位记者身陷旅社无法脱身不得不报警。当警察赶到时,记者声称自己是在暗访,可当民警打电话去该记者所在单位核实时,发现单位领导对记者暗访并不知情,顿时让记者陷入“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境地。

离不开上级部门的理解和支持

  其实,安保人员都是听命于上级部门,在采访中突破限制,关键是获得上级部门的理解和支持。

  2009年我所在的城市开展全市性“市容整治年”活动,希望以此根治城市各种脏乱差现象,提高市民文明素质。为此市里有关领导明确要求加大舆论监督力度;要求各主要媒体开辟专版、专栏,对城市乱象集中曝光;要求被曝光单位限期整改且不得对记者采访设置任何障碍。由于记者手里有了“尚方宝剑”,以往推出类似报道可能遇到的阻力和干扰就大大减少。像《大江晚报》特别开辟的“谁在污损城市的美丽容颜”专版,连续数月以整版的形式对城市各种不文明的现象进行集中曝光,推出了大量贴近民生、为老百姓排忧解难的专题报道,深受读者好评,一些困扰市民生活多年的城市乱象也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得到了有效治理。

需要利用法律武器做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突破采访阻力固然离不开上级部门的理解和支持,但由于不同地方和部门领导对舆论监督的重视程度千差万别,就使这种“理解和支持”或多或少带有某种“宿命”的意味。遇到“闻过则喜”的领导,记者采访可能就有较充分保障;若遇到像不久前曝光的那位副局长那样对媒体“替谁说话”存在根本性误解的领导,记者采访可能就会阻力重重。

  我认为,要从根本上保障记者的采访权利,还需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制度。要用法律形式明确新闻采访权的性质、范围、方法、手段,将新闻采访纳入法制轨道,使新闻采访真正有法可依。只有尽快弥补目前具体法律对保障记者新闻采访权和舆论监督权的缺位现象,建立健全以法律保护为核心的制约机制,才能在法律上给肆意践踏记者新闻采访权的人以足够威慑,才能使记者采访真正得到保障和畅通。

  作者简介  吴小兵, ,笔名凡夫 ,现任安徽芜湖日报报业集团《大江晚报》副总编辑,多年从事新闻版面的采编工作,并在《大江晚报》开设有“凡夫沙龙”和“凡眼看名人”两个专栏。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